第二章 三赴印度 求取佛法

第一節 首次赴印之事跡

第二,到達印度以後,拜見諸位賢哲上師,學得大乘心要的無上妙法的情形

三、 獲得灌頂及教授等妙法後返回西藏的情形

第一節 首次赴印之事跡

瑪爾巴先後三次赴印,其中首次赴印事跡可分三點敘述:第一,心中生起赴印的念頭,籌措資糧,邀請同伴,一起赴印的情形;第二,到達印度以後,拜見諸位賢哲上師,學得大乘心要的無上妙法的情形;第三,獲得灌頂及教授等妙法後返回西藏的情形。

一、心中生起赴印的念頭,籌措資糧,邀請同伴,一起赴印度的情形在上師卓彌近前,梵語文學到相當熟練的程度之後,瑪爾巴醒悟到自己與卓彌沒有長期交接的法緣,而與印度的班欽那若巴【1】,等諸位上師相見的善好法緣時機已經成熟,又恰得至尊金剛瑜迦母【2】感應之力,始使與那若巴會面的願望得以實現。

所以,瑪爾巴心中盤算:在卓彌上師身邊長時留住沒啥意義。因為,若求全部無我母【3】四灌頂【4】,則須十五頭□牛的供養;若僅求一個獨髻母【5】的隨賜【6】,也須一兩頭□牛的供養;依此推理,必然形成一種情形──若無大的供養,便得不到稱心如意的圓滿佛法。看起來,即便是搞到相應數量的供養,因而也可以求得圓滿佛法,但卓彌恐怕仍不堪為我中意的賢哲上師。因為,瑪爾巴曾經一再請求借給《空行母金剛帳本續》一書看一個短暫時期,誰料卓彌就是不答應借給。於是,瑪爾巴又想,凡是卓彌上師喜愛的東西我都供養於他,甚至其餘財物,我將兌換成金子,連同父母賜分我的所有財物一併帶上,我自己也要親赴印度學法去。隨後,便按既定打算,將手頭所有的財物供養於上師卓彌,使其滿意,彼此就在高興的氣氛中分了手。瑪爾巴帶上身邊僅有的余物──一匹馬和一副紫檀木鞍子,到拉堆絳【7】的達孜【8】方面置辦金子,把馬和鞍子兌換成金子。那時候,當地有一個息爾寺,新來一位後藏桀普地方的大德名叫洛迦覺色,他是應一位弟子之請前來傳法的,弟子給了他豐富的供養。瑪爾巴在當地時,適逢洛迦覺色傳法完畢,即返桀普,便請求結伴而行,路上給予照應。洛迦覺色非常痛快地答應了他的請求,賜給乾糧和茶葉,並恩准屆時提供騾子當作役畜使

喚。到達桀普地方後,瑪爾巴得知這位格西【9】確是信守誓言之士,便照實相告:「不瞞師父您,弟子我是打算去南方尼泊爾學翻譯的,這次難得您記掛相助,感恩不盡。如果我的生命沒有危難的話,請您以後仍能費心給予幫助。」洛迦則說:「我已年邁,以後能否與你再見,確難預料。不過,只要你來,安歇之處及照應事宜,自有我的兒子們張羅,所以你務必前來無妨。」說完,贈給一兩赤金,一匹□子,送瑪爾巴啟程上路。瑪爾巴辭別洛迦覺色,轉道回到家鄉洛扎,見了父母便央求說:「我要前往印度學法,請把我應得的一份財產、田地、房屋全部

給我,以作資糧。」父母姊妹聽罷異口同聲勸道:「你去印度學習翻譯有得何用,學習佛法又能作甚?至於說到修法,若是能修就在西藏修得了;若是不能修在家務農算了。」瑪爾巴則對父親說:「您老人家先前曾講要送我去遠方投奔名師,兒我今日正是遵您言教,決意遠去印度,訪投『班智達【10】』上師。」人們無論怎樣勸阻,他都不聽,執意要到了應得的那份家產。瑪爾巴留下房屋、田地未動,而將其餘的全部家產兌換成一十八兩赤金帶著。當他正準備與兩位同伴啟程之際,不料兩位同伴因親朋勸阻而改變初意不去了。剩下瑪爾巴獨自一人登上旅程,苦於無伴之時,誰知走到娘兌的仄乃挲地方,恰好有遇著喀日的虐譯師也到印度去。虐譯師問瑪爾巴:「你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瑪爾巴答:「我從洛扎來,要到印度學法去。」虐譯師又問:「到印度學法需要很多赤金,你可有嗎?」瑪爾巴不敢以實言相告,便謊說:「只有一二錢金子。」虐譯師因說:「這麼一丁點金子抵不了什麼用處,你需知,到印度去趟若沒有很多金子,那就如同俗語所說的『水槽空無水,解渴成泡影』一樣,徒勞無用,是求不到法的。而我卻有好多的金子,只要你肯做我的僕從,那麼,學法所需的金子嘛,我們可以合伙使用。」瑪爾巴心中思量:這可如何是好?最後拿定主意,法是不向他求的了,但為了早些啟程,便答應在旅程中權且與他扮做主僕。於是,二人結伴而行,一直到了尼泊爾。

TOP

注 釋:

【1】 那若巴──公元十一世紀出生於印度,為得大成就者底洛巴弟子,西藏瑪爾巴譯師之師,對瑪爾巴譯師傳授勝樂及那若六法等。

【2】 至尊金剛瑜珈母──空行母。

【3】 無我母──佛母名。

【4】 四灌頂──寶瓶灌頂、秘密灌頂、智慧灌頂、句義灌頂。簡稱瓶、密、慧、句灌頂。

【5】 獨髻母──又稱吉祥天母。舊密心精所說一護法名。

【6】 隨賜──給予加持。指允許修、誦、受某一本尊儀軌之權。

【7】 拉堆絳──即北拉堆,今日日喀則行署昂仁縣及其周圍一帶地方的古老稱謂。

【8】 達孜──昂仁縣北部一地名。

【9】 格西──善知識。指引取捨正道的師友。在僧眾中辯論佛教經籍的學位名號。按拉薩三大寺制度,分拉讓巴格西、錯讓巴格西、多讓巴格西和嶺賽格西四級。

【10】 班智達──佛學通人,佛學家,潘迪特。精通五明的佛教徒或學者的尊號。

瑪爾巴作了如上請求之後,為了酬謝上師教他學完密宗本續之恩,便用身語意三業供養,深得上師歡心。之後,瑪爾巴離開益喜寧保師父,仍舊回到布拉哈日來。行至半路,在一座廟中,又碰見虐譯師。虐問:「瑪爾巴你自去年至今又學了些什麼法?」瑪答:「我學了父續的集密法。」虐譯師說:「那麼,辯論一番怎樣?」結果瑪爾巴辯勝了。虐譯師便又嘲諷道:「父續的集密金剛法早以弘傳西藏,

不足為奇,現在應求的是母續【47】的摩訶麻耶法【48】。此法中有靜的脈,動的風,莊嚴的菩提心等教授。」接著說了好多關於摩訶麻耶中的法語,瑪爾巴均無言可答。於是又來拜謁上師那若巴。那若巴問道:「你是否已得了能生起正信的集密金剛大法?」瑪爾巴回答說:「已得能生正信的集密金剛大法。只是在回來的途中又遇到那位旅伴虐譯師。二人辯論集密法,為弟子我所勝。後來又辯及母續的摩訶麻耶法,弟子因為未曾聽聞此法,便無言可答。因此,祈請師父慈悲,傳給我此法!」那若巴說:「本來我是可以傳給你父續的集密金剛法的,只因當

時時機尚未成熟,故未傳你,才命你去益喜寧保那裡去學;待以後時機成熟時,我再傳給你。現在你又請求摩訶麻耶一法,本來我也可以傳授,不過,你可以先到毒海洲去,那裡住著一位叫拜希瓦桑布(譯言寂賢)的大師,他是母續摩訶麻耶的主宰者,我打算送弟子你到他那裡去學。」說罷便設了一個會供。那若巴打坐會供席中,面向屍陀林【49】,作降魔手印【50】。瞬間,從各屍陀林部來了三位守護屍陀林的瑜伽士【51】。那若巴便對他們說:「我的弟子瑪爾巴要到毒海洲去,你們三位要護佑他免除一切障礙。」三位守護屍陀林的瑜伽士中的一個

說:「我救護他出離毒蛇的災難。」一個說:「我救護他出離猛獸的災難。」一個說:「我救護他出離非人【52】的災難。」三個瑜伽士說罷即刻消逝無影。接著那若巴吩咐瑪爾巴道:「你由此地到毒海洲去,要走半月路程,到達後要涉水而過。這裡要提醒你注意的是:那毒海之水,首先淹過腳背,其次逐漸淹及膝部,最後以至淹沒大腿。水深實難行走之時,只有泅渡過去。如果遇到獨樹之處,便從旁邊繞行。如果遇著偶樹之處,便從二樹中間穿行。若見灰土淤積而成之陸塊地方,方可夜宿歇息。拜希瓦桑布大師就是古古熱巴,他週身長毛,嘴巴象猴,

形容醜陋,並且常常變化各種怪相。但是你決不可因此心生疑慮,而應直率求他,就說你是那若巴派來的,請傳授給我摩訶麻耶法。」那若巴囑咐完畢,又作了預言,並賞賜了一些禮物,便令瑪爾巴啟程。瑪爾巴拜別師父,帶上半月的乾糧,朝著印度南部之劇毒海的朵日山方向趕路。儘管旅途艱辛萬狀,他仍遵從師囑繼續前往。一路上,除了見到兩隻鳥兒掠頭飛過之外,其它動物未曾遇著。到了劇毒海的朵日山,土地神與非人大顯神變,一時間,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狂飆大落,雪雨交加,黑暗籠罩,白晝如夜,瑪爾巴遭受突如其來之厄難,生命攸關。

猛然間想起了在那若巴尊前,三位瑜伽士曾作過承諾,於是就呼喚班欽那若巴的名號,祈請救護。這一著果然靈驗──天晴了。瑪爾巴尋思:古古熱巴師父究竟在哪裡呢?於是他便到處尋找。行至一處,終於看見在一棵樹下,有一位滿臉滿身長毛之人,將頭夾埋腋下面坐。此人是否古古熱巴難以判定,便上前問道:「請問您見到古古熱巴沒有?」那人瞪大眼睛,忿怒地說:「你這塌鼻子的西藏漢子,路途如此艱險,都阻擋不了你。我倒要問問,你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找古古熱巴又有何事?我呢,常居久住此地,但這古古熱巴嘛,我卻眼不曾見,耳不曾聞。」說罷,仍然將頭夾埋在腋下。當瑪爾巴到別處尋找而未見之時,憶起了師父那若巴的話,恍然大悟,心想剛才那位肯定就是古古熱巴。於是,再次前往那人近旁,叩拜稟告:「弟子我本來是那若巴上師所派,為求摩訶麻耶大法而來,懇望大師慈悲傳授。」說著將禮物獻上。那人把頭從腋下抬起說到:「你且講說什麼?可笑!該那若巴,一無學識,二無修證,摩訶麻耶法他自己是知道的,完全可以傳你,但卻不讓我安閒!」他好像是在貶低那若巴,但隨後又笑著對瑪爾巴說:「哎呀!我適才所講,全是開玩笑的話,不必介意。說實在的,那若巴

確是一位教證不可思議的班智達,我是極崇拜他的。我倆都曾互傳法要。摩訶麻耶他自己本來很懂,不過我已受命,又由淨相【53】引發,此法該我宏傳,所以派你向我來求。我可以完全傳授於你。以後你回到那若巴尊前再學一遍,看看有何不同之處。」緊接著又問:「你來此途中,曾否遇到兩個人?」瑪爾巴答:「未曾遇到。」再問:「那麼可曾遇到兩隻鳥?」答:「曾遇到。」古古熱巴大師說:「哦!你看見鳥了!」說罷便為瑪爾巴灌頂。即就古欽、古瓊、堅巴【54】

三種,為之解說三種瑜伽之法:第一種,名下劣形瑜伽【55】。依此法,則可引發廣中略三道為道。第二種,名深密咒瑜伽【56】。依此法,用三明【57】隨修瑜伽道。第三種,名究竟法瑜伽【58】。依此法,則廣為開示五種扼要、二十四種根本圓滿次第等的含義。瑪爾巴非常順利地獲得了大法。學法圓滿,以報師恩,舉辦了酬謝宴會。在宴席間,瑪爾巴高興地祈請師父及諸法友開許,唱了如下這首道歌:

「主啊!拜希瓦桑布,

您是諸佛心傳弟子,

您是有情的金剛持【59】,

您是威靈本續藏主,

我恭敬頂禮您的足。

見您尊身我慢【60】山倒,

聞您妙語,凡情頓拋;

思您密意,內外暗消。

現時的我,已具機緣,

從藏來印,路遙途艱,

求班智達,把正法傳,

獲得親承,心足意滿。

主啊!拜希瓦桑布,

您是具悉地【61】的士夫,

我恭敬頂禮您的足,

免除人與非人災厄,

得到密宗父續母續。

您是無上教授導師,

我將您名牢記心裡。

我是賢師門下徒弟,

毫無障礙來至尼地(南方尼泊爾),

我是具緣【62】出家之人,

聽聞佛法很是容易,

本續之王勝樂大法,

此是修行捷徑之門。

聽得上師吉祥預言,

覺獲人身並不枉然,

我生西藏洛扎小縣,

宿因卻牽印度這邊,

與眾得道賢哲相見,

獲得灌頂、要門、經典,

加持身、語、意等三業,

使我深感心足意滿。

復在空行自在母前,

把三瑜伽意義誦念。

依止滾都桑波(譯言普賢)上師,

謁見大幻母的尊面,

修習貪慾道三摩地【63】,

燃起三勝慧【64】的炬火,

盡除三愚癡【65】的黑暗,

燒毀三障礙【66】的薪木,

空去三惡趣【67】的陵園。

師尊啊!您恩重,重如山!

快樂啊!我卻吉洛追樂無邊!

喜歡啊!在座法友們大家喜歡!」

他用藏語唱了這首道歌。由於與會者之中既沒有西藏的朋友,又沒有能聽懂藏語之人,所以達羅熱喜等法友便說道:「這藏人該不是瘋了吧?」瑪爾巴回答說:「我的種族和宿緣都很殊勝,只是因為這一世的習氣深重,便自然的用藏語唱了。」說著就將上面的歌改用印語唱了一遍,大家聽後,頗覺稀有。學法完畢,瑪爾巴考慮必須盡快回到那若巴近旁,因為早些時候瑪爾巴就曾聞麥哲巴的尊名,並且油然生起不變的信念。於是心中常想一定要尋訪到此師求得大法。特別是古古熱巴大師要為他餞行而舉辦集輪會供的頭天晚上,心中又一再明顯憶起此事,對麥哲巴生起極大的信仰。便用意觀想曼札及七支行【68】,供養

麥哲巴,並向他祈請。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自稱是麥哲巴使者的美貌女人,手持一口空瓶來到身旁,將空瓶和手放在瑪爾巴頭上。夢醒,瑪爾巴生起無限歡喜。之後,尊者瑪爾巴準備起程,拜希瓦桑布為給他餞行舉辦了一個集輪會供,把已經傳授過的諸法經典都贈送瑪爾巴,並將手放在瑪爾巴的頭上說:「到我這住地來,路途艱辛,不是易事,而你居然來了,獲得了很大利益。那若巴知道你是有機緣之人,才派你到我這裡來。以後還要派你到麥哲巴那兒去。那若巴本人對你也是很慈悲的,不但收你為徒,向你傳授了隨順心願的法要,而且敕封

你為教化雪域西藏的補處菩薩【69】。同樣,我也預知你要來這裡,所以才命我的護法神變化人形來歡迎你,你雖沒看見人,卻看見鳥了。現在我賜你教誡、經典,授你吉祥,你領受後要發歡喜心。」古古熱巴說畢,他自己也非常高興。瑪爾巴知道今天古古熱巴大師所說的話,與自己所做的夢,以及師父那若巴的預言,都十分相合,於是對上師古古熱巴生起永不退轉的信心,自己也無限歡喜。之後,作為告別禮,瑪爾巴又作了如下道歌,供養師父,並獻諸法友。歌中唱道:「

在座尊者與同窗,

側耳聽我把話講:

業果成熟到尼邦(尼泊爾國地方),

依從能賜悉地的

尼泊爾籍基(基特巴)、本(本達巴)倆,

印度益喜寧保和

希瓦桑布等師長,

他們為我把四坐、

集密、勝樂等法講,

且又為我開啟那,

本續、要門的庫藏。

現在我又從此師,

求得諸法如願償,

與此同時還獲得,

未來預言及吉祥。

昨夜打坐向西方,

我把曼札用意想,

祈請麥哲巴後睡,

朦朦朧朧入夢鄉。

夢見救主麥哲巴,

派遣使者來我旁,

使者身段女人樣,

面容姣美又豐光,

她的手中持寶瓶,

寶瓶觸放我頭上,

好似慈悲作攝授,

又像願(願力)宿(宿因)結合狀。

因此我發強烈願,

願在師父他面前,

對於在座諸大賢,

生起無量的信念,

皈依所處不離散,

加持盡除惡道完;

今生後世永相伴,

金剛兄弟聽我言:

拋棄世間諸欺騙,

無上教授勤修煉,

守戒表裡要一般,

心中常把上師念,

取受堪用十善法【70】,

捨棄毒般十不善【71】,

對於自己所應修,

當應常修不間斷。」

瑪爾巴唱完道歌,希瓦桑布將手放在瑪爾巴頭上,以加持他免除途中一切災難。

TOP

(本章未完)

注 釋:

【59】 金剛持──諸佛共主。梵音譯作伐折羅陀羅。佛書說為釋伽牟尼講演密乘所現身相。

【60】 我慢──自視甚高,對人不敬。佛書說為六種根本煩惱之一,是生起痛苦的根源。

【61】 悉地──梵音。成就意,即宗教徒所說修習訣竅所得的如意妙果。

【62】 具緣──具有善根者。前世所修善業已經成熟而發揮效力者。

【63】 三摩地──梵音。即於所觀察事或於所緣,一心安住穩定不移的心所有法。

【64】 三勝慧──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

【65】 三愚癡──三無明,三癡。指迷惑、猶豫和邪見三者。

【66】 三障礙──佛書對此有不同說法:貪障、礙障、下劣障。亦作煩惱障、所知障、業障。

【67】 三惡趣──亦稱三途,即地獄、餓鬼和旁生。

【68】 七支行──在佛和上師面前禱告的七項例行內容:頂禮、供養、懺悔、

隨喜、請轉法輪、請住世、回向等。

【69】 補處菩薩──前佛而佛的菩薩,亦即佛之代理者。

【70】 十善──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

不貪、不瞋、不邪見。

【71】 十不善──殺、盜、淫、妄語、離間語、惡語、綺語、貪慾、瞋和邪見。

TOP

第二節 到達印度以後,拜見諸位賢哲上師,學得大乘心要的無上妙法的情形

瑪爾巴既然已學會了大幻的摩訶麻耶法,便返回來,只走了三天就到了布拉哈日。

他當即前去拜見師父那若巴,其時,法主那若巴正在給沙彌喜饒僧格單獨傳法,

便以手示意瑪爾巴不要進來,瑪爾巴只好呆在外面,不斷地向師父頂禮,直至傳

法完畢。法剛傳完,瑪爾巴隨即來到師父面前叩求加持。師父問:「你獲得法了

嗎?」答:「獲得了。」又問:「古古熱巴他大概誹謗我了吧!」答:「是的,

但他只不過是說說開個玩笑而以。」再問:「他是怎樣說的呢?」瑪爾巴便將古

古熱巴所講的戲言向師父一一作了稟告。那若巴聽後便說:「他自己恰是那種模

樣!無德又無能,方到毒海洲那無人之處居住。只因他生就一副人身猴臉,所以

連手印母【72】都找不到,無可奈何才以母狗代做手印母。這種人除了他古古熱

巴以外,還可能有誰?」說著,大笑了起來。接著他又說:「這無疑是他的偉大

之處,此事除他而外,別的人都辦不到。他曾從我聽聞過喜金剛法,而他自己則

是修摩訶麻耶的成就者,所以我也向他求了摩訶麻耶的法。」於是,那若巴又給

瑪爾巴傳了一次摩訶麻耶的法。瑪爾巴心想,此法在意義上,二師並無差別,只

是那若巴所作的解釋較為詳盡鮮明一些。所以他問道:「既然師父對於此法如此

精通,為何還讓我去到毒海洲受那份辛苦呢?」師父解釋說:「因為古古熱巴他

是母續的主宰者,為了使你對於教授生起信念,有一個正確可靠的源流,所以才

派你去的。」瑪爾巴聽後才弄清了派他去毒海洲的來龍去脈。事後瑪爾巴又想到

東方藩伽羅去,那兒有一個天然生成的喀薩巴尼佛像的寺廟,瑪爾巴想去朝拜,

並且順便找虐譯師談論一下摩訶麻耶的法。適聞虐譯師正在那蘭陀從帕裡達巴論

師學法,瑪爾巴便直奔該處去了。一天,瑪爾巴在街上買了些可口的湯飯,與虐

譯師共飲同食,期間又辯論起摩訶麻耶的法來,最後瑪爾巴獲勝。虐譯師問:「

傳你此母續法的導師是誰?」瑪爾巴隱去上師姓名答道:「我的導師具足三瑜伽,

相貌不美密法卻精通,是得究竟法的瑜伽師,又是指示解脫道師父,現在住錫迦

毗羅衛城。」虐譯師聽後直奔迦毗羅衛城,尋訪指示解脫道的師父到底住在哪裡。

人們回答說:「舉凡一切師父都是指示解脫道的,你要找的是誰?」虐譯師想此

話是真,看樣子瑪爾巴是隱瞞了師父真情。虐譯師知如此,但仍多方打探,據傳

起初沒有問出個根底,後來雖問出師父住在毒海洲,但又不敢前往,因而他也未

能見古古熱巴。

瑪爾巴仍然回到師父那若巴跟前,向那若巴稟告說:「我遇到了虐譯師,與他辯

論母續,結果我獲勝。他便問我傳母續的師父是誰,我沒有告訴。」那若巴說:

「師父是誰倒用不著保密。他的金子再多又有什麼意義,需要的是福氣【73】和

修積。」瑪爾巴請求師父准他到麥哲巴處去,那若巴高興地答應了。瑪爾巴又向

那若巴師父奉獻了令師歡喜的供養,並贈勇士男、空行母及金剛兄妹法友以會供

朵瑪【74】。他祈禱免除一切障礙,結果獲得了若干很稀奇的吉兆。

瑪爾巴動身上路,邊走邊問麥哲巴住在何處。有人告訴說住在如火燃燒的一座山

上的寺廟裡,但通向那兒的路實在艱險難行,還是不去的好。瑪爾巴想:我不是

為今生求財而來,而是為求法而來,縱死無怨,決意要去。於是毫不猶豫地繼續

前行。只走了少半天,就到了麥哲巴的住處。適逢麥哲巴正坐在尼拘屢陀樹【75】

下乘涼。瑪爾巴見到上師,好像常啼【76】菩薩見到法上【77】菩薩一樣高興至

極,向師父叩了七個長頭,供上黃金,並獻上讚頌上師身語意三密功德的道歌一

首。歌中唱道:

「您為超度芸芸眾生,

投生瞻洲王族之中,

內外諸種修法皆通,

我向麥哲巴您禮敬。

至尊度母作了授記,

加持盡把災厄除去,

我禮靜修王您的足,

我讚美您阿哇都帝【78】。

您身珍寶金山一樣,

智慧願力清淨非常,

煩惱病患一掃而光,

我讚美您──佛法太陽。

您心已用金剛空性,

摧毀我見【79】大山無影,

見到諸法平等真性,

我把無比師尊您頌。

瞻洲化身一切之主,

金剛薩埵【80】體性堅固,

具悲藏的眾生怙主【81】,

我讚美您作頂飾殊。

人與非人一切妖魔,

毫不例外都甚驕惡,

莫不降伏無一逃脫,

我讚美您持金剛者。

具大悲的善逝【82】喇嘛,

捨棄王位修習正法,

在那若巴諸師門下,

求諸教授獲益極佳,

又把多數續部【83】學完,

去到南方劇毒海邊。

依止希瓦桑布近前,

得諸教授受益不淺。

請尊者以大悲攝授,

我不惜命來把您投。

今於燃火山寺裡面,

尼拘屢陀樹蔭下邊,

有幸與您得以相見,

麥哲巴您佛子【84】一般,

頓生如日昇騰信念,

縱以身殉也不退轉。

我的身口一致誠虔,

祈請您賜攝授無間。

今得大婆羅門風範,

來到化身靜修王前,

為了求得無上法門,

那達頂首深奧義理,

祈請您把遠離二邊【85】,

虛空般的大手印【86】傳。」

瑪爾巴這樣請求之後,上師點頭答應,便為他傳授全部大灌頂,並賜給他「突吉

多傑」【87】的密名【88】。當時瑪爾巴向上師供奉了使之滿意的供養,並為空

行護法等作了使之歡喜的會供,所以便得了許多奇異的祥兆。麥哲巴於是給瑪爾

巴傳授大手印的法門連同親授,又傳了本續的讚歌連同解釋,還傳了歌謠講解等

等,總而言之,凡是可以即解疑團的,都一齊傳給他了。瑪爾巴依據上師所傳之

法進行實修,即刻生起殊勝證悟,心中無限歡喜。為酬報上師大恩,瑪爾巴舉辦

了法會,席間,向上師奉獻供養,並將自己所悟作成一首道歌呈師指正。歌中唱

道:

「頭頂大樂無量宮【89】,

無垢蓮花日月座,

大悲救主坐上邊,

請您加持我心田。

您與三世一切佛,

以及本尊【90】和天眾【91】,

毫無分別一般同,

都帝巴您更堪敬。

請坐我心蓮台中,

加持我將語諦成。

在那印度淨土中,

有那若巴大德等,

他們踐履之足塵,

我悉恭敬奉頭頂(喻學習)。

雖把本續聞多遍,

但我從來不自滿。

今日我來尊者前,

請把正法為我傳,

特別祈請師憫憐,

把大手印為我傳,

斷除已知法疑團,

於未知法勤習研。

又得薩日哈密傳,

同得感應與證悟。

我將心中諸證悟,

作首道歌獻我主。

了悟內外諸教派,

全集大手印之中。

一切無邊不實境,

雙運平等幻化成。

此種無斷法爾【92】性,

是自覺性不昧靈。

雙運覺性本自然,

便是本智天成見。

四威儀【93】中入定【94】出定【95】,

三世不離如水流行。

瑜伽現識【96】無有遮蔽,

也無散亂是為修行。

三世身語意業諸法,

錯綜不定而又常恆,

不變無為體性平等,

如同變化是為其行。

於剎那間所悟體性,

頓然了悟無減無增。

自我解脫【97】本分安樂,

斷離希、疑【98】是所證果。

種種教言應聞盡聞,

始悟因位心性法身,

始能斷疑生起篤信,

始能斷除迷亂之本。

對於世俗無所欲想,

對於佛尊無所希望,

全賴依止救主近旁,

領受大法修果輝煌。

又賴歷代上師感應,

今始奉獻了悟驗證。

祝願在座師尊、弟兄,

身心快樂珍重珍重。」

麥哲巴聽了上述道歌,又給瑪爾巴講說十二要法,並作如下金剛道歌。歌中唱道:

「弟子弟子你且細聽,

為師唱歌牢記心中。

如果你的信根不固,

不二之根也會不固。

你若不生無私悲憫,

便不會得二種色身【99】。

你若不習三種勝慧,

相續心上證悟難獲。

你若不依尊勝上師,

便不能得二種悉地【100】。

你若沒決心的根本,

絕不能將意識離分。

你若未證所現色相,

不應沉靜而為大樂。

你若生起貪耽之心,

應修極喜大象之行。

有時煩惱於心生起,

應常觀心專注修習。

若因外緣妨害此心,

當常修持四灌頂法。

若墮煩惱自續之中,

應把上師教誨憶誦。

若是不能專心祈禱,

怎能感應聖賢心意。

若不交修生圓次第,

怎悟生死無別之理。

若得十二要法此歌,

外加正念共十三個,

瑜伽行者以之修習,

登十三地絲毫無疑。」

瑪爾巴聽了麥哲巴的教誨,心中十分歡慰,對麥哲巴生起毫不更移的信仰。隨後

辭別麥哲巴,仍返回布拉哈日。到了那若巴的膝前,那若巴說:「在南方毒海的

屍陀林索薩嶺,住著一位佩戴骨骼裝飾的空行母哲擇頓登,你可去她那裡,求其

傳給四座法。此外也可向你所敬信的那些『古蘇魯』【101】行者請求傳給你所

喜歡的法要。」

瑪爾巴遵從師命,來到索薩嶺屍陀林,尋找那位瑜伽母。她住在一間茅草屋裡,

瑪爾巴上前拜見,供上黃金曼札,並請求其傳給法要。瑜伽母果然應允,高興地

將四座法的灌頂及教授等全部傳給了瑪爾巴。另外,瑪爾巴又到森格嶺巴等地,

參訪了坐在屍陀林和樹下的那些具德的「古蘇魯」瑜伽師,求得生起圓滿二種次

第的灌頂與教授。有時也乘機請求而獲得很多即刻急需的零星教授,使他成為教

授的大庫藏。之後,瑪爾巴仍然回到那若巴近前,向師父頂禮問安。師父那若巴

問瑪爾巴:「你對那些灌頂教授是否生起了極大信心?」瑪爾巴將經過情形一一

作了稟告,師父聽了非常高興。瑪爾巴又請求那若巴給他傳授勝樂輪的灌頂與教

授,並講解本續的疏釋。師父答應了瑪爾巴的請求,為他廣傳灌頂,講解本續,

並說:「此法實修至關要緊。」又為他傳授了稱之為四大親語教授的那若六法

【102】,以及直指本心具生妙智的大手印等,瑪爾巴依師父所傳進行實修,心

中便生起許多無上密宗的殊勝證驗,尤其是實修臍輪火【103】,便現證樂、明、

無分別雙運,於三業毫不動搖之中,經七晝夜,獲得堅定,起現十種驗相,使他

心情歡樂地度過了晝夜。

於是,瑪爾巴心裡想到:我在尼泊爾與印度大約住了十二年,期間不僅僅是得了

很多灌頂與教授,即就是對於文字義理的學習和實修,也算是作出了問心無愧的

努力,因此講的與修的法達到了可以不求他人的境界。現在,由於金子將要用完,

可以暫且回藏,再盡可能地多籌措些金子,以便重來印度,供養師父,使其喜歡,

並且將從前已得諸法的疑惑之處,予以認真解除,把未得諸法,盡量訪求。總而

言之,他心中立下這樣一個宏願:無論如何,要在西藏弘揚佛法,尤其要弘揚實

修的密宗【104】。於是,他將賸餘的全部金子,除了留足回藏的路費,其餘部分

全都置辦成物品,召請婆羅門殊迦母底與瑜伽母殊迦朵日等,舉辦了一個會供,

以酬謝班欽那若巴之恩,並對其表示祝賀。席間,瑪爾巴心想:我從西藏來到印

度,訪見並受教於許多學問精湛、成就非凡的大師,聽聞學得不少的本續並疏釋,

至於印度語言及翻譯,也已經通曉到博學者的程度,即於心上也能生起毫無謬誤

的證驗,但願自今向後沒有障礙災厄,使我回到西藏。此時此刻真是再快樂不過

了!於是唱了八大道歌,其中的一首,是仿照琵琶長調體系韻律,將所證悟作成

道歌,貢獻於具德那若巴尊前。歌中唱道:

「具德法主上師寶,

往昔修積造化好,

因此您才有福運,

把底洛巴親見到。

對於難捨世間的,

諸般苦惱您輕瞧,

十二大行銳意修,

苦惱一概腦後拋。

以此苦行誓願力,

求得剎那見真諦,

室利曼那僧地呵,

我恭敬地禮您足。

西藏譯師小衲我,

前世積造緣不薄,

今生幸見您那若,

把喜金剛教我學,

又賜摩訶麻耶法,

還有心要的勝樂,

更把那四本續【105】的,

秘蘊心義作擇抉。

格瓦桑摩賜開許,

攝授如水流不息,

親示四灌頂妙義,

生起無漏三摩地,

命勤遷轉【106】的日月【107】,

投入不動虛空裡。

舉凡自然具生力,

樂、明、無別心生起,

習氣睡眠的迷亂,

了悟光明道本體。

意之所動之二取【108】,

溶入無相法身裡。

幻術所變內外境,

了悟無生大手印。

在內作能執意識【109】,

如同舊友重相逢,

自己認識自體性,

如同啞巴作睡夢,

唯現無言的道力,

如同少年享安樂,

證得難表的悟境。

恩重如山那若巴!

以後再勞您尊駕,

請授灌頂賜加持,

以其大恩救度我!」

道歌唱完,那若巴將手放在瑪爾巴頭上,也以道歌形式回答,作為教言:

「西藏譯師瑪爾巴你,

別求今生世間八法【110】,

別分別能所你我界,

別毀謗親屬為仇敵。

聞思二學【111】是除暗燈,

別堵殊勝解脫路徑。

對於從前有德大師,

爾後仍應敬奉如始。

自心本是無價珍寶,

別以我慢之水灌澆,

應當防護謹慎不亂,

則諸願望應運實現。」

此外,還說了許多慈愛的話,瑪爾巴聽了很是高興,於是立誓今後仍然回到師父

跟前,便辭別那若巴啟程回西藏來了。

注 釋:

【72】 手印母──手印女。藏傳佛教活佛之妻;瑜伽咒師所依止的明妃。

【73】 福氣──又稱福澤、善報。宿命論所說命中注定應得的享用。

【74】 會供朵瑪──用作會供的食子。

【75】 尼拘屢陀──樹名,譯言縱廣樹,即榕樹。據慧琳音義十五曰:「此樹端

直無節,圓滿可愛,去地三丈餘,方有枝葉,其子微細如柳花子。唐國無

此樹,言是柳樹者訛也。」

【76】 常啼菩薩──古印度法勝論師弟子之一。

【77】 法上菩薩──即古印度法勝論師。

【78】 阿哇都帝──麥哲巴的別號。

【79】 我見──指五蘊假合之心身,視為常一之義,謂之我見。

【80】 金剛薩綞──又稱金剛勇識。梵音譯作縛日羅薩恆縛。密乘百部本尊之共

主。右手當胸持剛杵,左手持鈴置左股上,兩足結跏趺坐,身色潔白,皎

如皓月。

【81】 眾生怙主──即佛。

【82】 善逝──梵音譯作修伽陀。依安樂大道菩薩乘,趨證安樂上果佛位者。

【83】 續部──恆特羅部。解說大乘教中金剛乘或密乘灌頂、道次建立、修法和

法術等佛說經典。

【84】 佛子──菩薩的異名。

【85】 遠離二邊──即無邊。二邊者斷常二邊或生死涅?二邊。

【86】 大手印──亦即大印。舊密所說究竟果位或殊勝成就,極無變異之樂,與

第一剎那所得印證此樂之一切種色,無虧無盈,體性如初,乃至虛空未盡,

常住常靜,斯之為印;斷、證、心德三大具備,斯之為大,故名大印。

【87】 突吉多傑──麥哲巴賜給瑪爾巴的密名,意為「意金剛」。

【88】 密名──受密宗灌頂時所賜之名字。

【89】 無量宮──安堵宮。材料、規模以及功德無可比量的本尊宮殿式壇場。

【90】 本尊──密乘的不共依怙主尊佛及菩薩。

【91】 天眾──勝眾海會,佛會,諸天會眾。

【92】 法爾──即法性,亦即空性。

【93】 四威儀──又稱身四威儀路。指身體的四種起居動作:行、坐、臥、住。

【94】 入定──入於禪定也。使定心于一處,止息身口意之三業曰入定。

【95】 出定──出禪定也。

【96】 瑜伽現識──四種現識之一。

【97】 自我解脫──密乘大圓滿四大解脫法之一。自然本智從來未受任何對治之

所造作,凡所顯現,皆如蛇結自解,不待其他能解脫者,故稱自我解脫。

【98】 希。疑──希望和疑慮。

【99】 色身──由於有緣福德資糧究竟圓滿,面對一切淨及不淨所化眾生應現利

他有貪報身及無貪化身的兩類身形。

【100】 二種悉地──即二種成就:殊勝成就和共通成就。

【101】 古蘇魯行──即乞士行,捨棄一切如乞丐。

【102】 那若六法──古印度佛學家那若巴所傳修道六法。一說為臍火瑜伽、光

明、幻身、中有、往生和奪捨;一說為臍火、光明、幻身、雙運、往生

和奪捨。

【103】 臍輪火──猛厲火。或名絕地火。梵音譯作旃陀離。密乘圓滿次第根本

法之一。集中堅守脈、風、明點,以使臍中針形(形如倒豎梵文字母阿)

燃起樂暖。功能猛厲,焚燒一切不淨蘊界,滅盡一切煩惱尋思,迅速生

起具生妙智。

【104】 實修所密宗──即道統。師徒授受修行訣竅的傳承系統。

【105】 四本續──四部,四續部。佛教密宗的事、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

【106】 命勤遷轉──主等(宰?輸入者加)生命的一種風息修法。

【107】 日月──此處的日月喻左右二脈。

【108】 二取──精神和物質,意識和外境。舊譯二取、能取所取。

【109】 意識──依各自不共增上緣意根而生、自力能了別自境法處體性之識,

如認取瓶之意識。

【110】 世間八法──八風,八世風。指對自己稍有損益即生喜怒的世間八事:

利、衰、譽、毀、稱、譏、苦、樂。

【111】 聞思二學──耳中聽人講解為聞,心中思考其意為思。

TOP

三、 獲得灌頂及教授等妙法後返回西藏的情形

瑪爾巴的衣食用品將盡,與此同時,虐譯師的費用也已耗完,於是彼此約定時間

結伴回藏。虐心裡暗想:我二人中,論起金子固然我多,論起學法卻是他精,因

而生起嫉妒的惡念。那時,與虐譯師一起的有兩位班智達,一位遊學僧,及幾位

旅伴。虐譯師的書籍等物品全都托他們帶著,而瑪爾巴則將書籍打成包袱,自己

背著行路。虐譯師說:「我們堂堂的大譯師,親自背著包袱,成何體統?還是交

與遊學僧帶上吧!」瑪爾巴照其所說,將包袱交給了遊學僧。虐譯師暗中賄賂那

遊學僧,教唆道:「你將瑪爾巴的書籍經卷故作失落扔到河中!」那遊學僧從其

奸計,當船行至恆河【112】的中央時,便故意將瑪爾巴的書籍經卷扔到水裡。

瑪爾巴料到這是虐譯師所為,他想起籌措金子的艱難,到印度訪師求法的苦處,

求到的法門與教授又是別處稀有,那樣珍貴,而現在卻化為烏有,心中十分痛苦,

幾次想投河自盡,此刻,忽然記起上師的教誨,心中的痛苦稍為減輕。瑪爾巴本

無報復之意,只想把事情弄個明白,便問虐譯師:「這都是你作的好事!」虐譯

師矢口否認說:「我不曾做。」瑪爾巴無可奈何。但當船一靠岸,瑪爾巴即將游

學僧捉拿到當地國王處講理,遊學僧只好將虐譯師教唆的全部底細供出。於是瑪

爾巴便將心中所想到的作成如下道歌,用以羞辱虐譯師。歌中唱道:

「聽呀!業力所合友,

相邀結伴同行人,

大家同是入法門,

應當互學求奮進。

何況稱為班智達,

譯師、大德等名人,

共乘一船難離分,

同心同德同命運,

縱不能利情可原,

但加以害理難容。

尤其對於佛法和

我及一切諸有情,

如此傷害太蠻橫,

天理人情怎能容?

煩惱五毒惡意行,

將我書籍拋水中,

豈知害人即害己,

致你受損也不輕,

同時將你成就名、

佛法、黃金拋水中。

不是我視己非凡,

而是法門別處罕,

今日尚未利益他,

是故心中不安然。

但是我已勤求學,

使得法與自心合。

文字不忘心明記,

我還可再印度去,

向那若巴等大德,

把諸佛法重學習。

誰知你竟是這般,

上師、譯師則不擔,

如今含羞返家園,

落得狼狽不堪言。

你應深刻悔罪過,

莫要錯上再加錯。

自持大師只能把

愚蠢之人欺騙過,

但卻怎使有緣者,

獲得成熟與解脫?

人身如寶得不易,

勸你別修三惡趣。」

瑪爾巴唱完道歌,虐譯師便說:「不用擔心,我有書的原本,可以借給你抄。」

瑪爾巴心想,你會不會借給我原本,還很難料,即便借給,由於你我上師不同,

教授不一,抄寫了也沒有什麼用處。倒是我心中所記得的那些要比你的書好得多。

不過我還是速去印度才好。瑪爾巴雖然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嘴理卻說:「那就

請把你書的原本借給我吧!」之後,到了尼泊爾。瑪爾巴心想,與虐譯師同行,

必然多造罪孽,於是便推故暫住此地不走。臨分手時,虐譯師便囑咐瑪爾巴道:

「那麼,經書棄落水中之事,請你不要向任何人張揚,回藏之後,請到我處抄書

。」瑪爾巴答應了虐譯師的請求。於是虐譯師從尼泊爾率先出發前行,到了尼藏

交界處,曾給家裡寄信,求派人迎接,家裡接到信後果然派了人來,虐譯師便同

迎接的人一起到喀日去了。而瑪爾巴卻去拜見基特巴大師,以哈杜噶波為首的諸

位同學,對瑪爾巴殷勤款待,並且說:「這回虐譯師嫉妒您,將書拋入水中的時

候,而您不但不發怒,而且反用歌勸他,我們聽後,都讚歎十分稀奇。您的修養

功夫已經達到如此境地,這是生起妙善無邪的見地的標誌,請您為我們作歌,開

示最究竟的見解,不要援引經典,只講您自己的實悟。」瑪爾巴答應了他們的請

求,便唱道:

「救度眾生的大德師尊,

哈杜噶波為首的同學,

顯密經教學而有成者,

請暫聽我唱支西藏歌!

達到究竟境界的見地,

十分殊勝而又最稀奇,

是極無所住的妙雙運,

此是三世諸佛的心印。

凡許方便智慧相分離,

便是墜於邊際的應破【113】。

此事雖對諸君難言明,

但是仍需盡力講說清,

故將佛法作歌請諦聽。

執著實有法【114】者是應破,

因降魔軍聖說一切無。

義既如是執著則生障,

生死涅?乃是諸法本,

尤其能使成為方便捨,

愚者遂許所及為斷空,

破壞善根【115】終落為斷邊【116】。

貪愛虛空花朵的人們,

本是冰雹毀禾的邪見,

故當善解虛空的性相【117】。

諸凡若不善解空義者,

必於無者反增益為有:

只因顛倒誤陽焰【118】為水,

迷於真理故成輪迴因。

自宗唯識【119】、外道【120】數論【121】等,

便許方便智慧相分離,

他們各自所許的宗義,

猶如枯樹開花一樣的,

如此離言之義無所住,

唯有般若【122】才能悟其意。

無住【123】生死涅?寂靜【124】邊,

大悲具有空寂之實情,

方便智慧相互不分離,

這個便是自然俱生合,

空樂無別【125】、了空也無別【126】,

這些我皆了悟又通達。

無緣慈悲本來自性空,

無分別的真如【127】離戲論,

諸法應該如此來領悟。

僅於見地所示之詞語,

取耽著境【128】權作為已有,

世間道的這一種見地,

對因果業生起了勝解,

即是百劫也不會壞滅,

智慧至尊他是如此說。

任何沒有悲愍心之人,

猶如芝麻顆粒被火焚,

既是這樣果實怎能結?

沒有原因怎會有差別?

於此並非有大乘之教,

這是智者納喀卒那說。

如果沒有見到所緣境【129】,

傳授正法其意則虛空,

就和無實糠秕一般樣,

這是譯師瑪爾巴所講。

諸位有智慧的大德們,

我論若謬祈請能諒忍。」

瑪爾巴唱完了這支道歌,尼泊爾喇嘛及哈杜噶波等都很高興。

之後,瑪爾巴又由此出發,向西藏方向前行,到了尼泊爾與西藏交界之處,有一

座叫做「裡學噶日」的城市,是個大稅關,只好在此住了幾天。最後一天的夜晚,

瑪爾巴做了一個夢,夢見空行母將他裝入轎子裡抬著就走,直到南方吉祥山,見

到大婆羅門薩日哈,加持了瑪爾巴身語意三業,傳授了他精要佛法大手印的了義,

於是身上生起無漏安樂,心中開悟不顛倒的正見,使他感到無限歡喜。醒來以後,

夢中所見仍然清楚憶起沒有忘失。瑪爾巴懷著歡喜的心情,到了芒隅【130】的郎

布喀【131】,在該地又講了兩個月的法。其時藏吉浦【132】羅賈覺色已經圓寂,

繼承他住持寺廟的長子聽到這個消息,便派人迎請瑪爾巴來吉隆,瑪爾巴答應日

後一定前往。到了約定的日期,迎接的人便到班柯的拉錯森錯,把他接至吉浦,

殷勤供養款待,建立了一個一月的講經大法會。在那月的上玄初十日,又作了勇

士慶會的會供曼陀羅。在會席間,覺色對瑪爾巴說:「從前我父子曾熱情接待過

師父您,今天我又再次接待您,我有一個要求,請您在這會席間,唱一支以前所

未宣講過的詞與意義諧和的歌!」瑪爾巴回答道:「不久以前的春天,我從尼泊

爾中部出發,行了一尖【133】之路,來到一個名叫「裡學噶日」的邊城,這是個

稅關,我在那裡住了數日。有一夜我作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具有善種德相、婆羅

門裝束的女子,她說了聲『請到南方吉祥山去吧!』便把我帶到南方吉祥山,見

到大婆羅門法王。這時從未作意便聞真實究竟義理。」於是便仿照大鵬展翅調的

韻律,開示心地法門,唱了如下的朵哈金剛大道歌。歌中道:

「時值吉祥月上弦,

殊勝初十這一天,

勇士慶會宴席間,

弟子你等守誓言。

洛賈覺色你請我,

唱支昔未聞之歌。

我經長涉途中險,

身體疲憊不堪言,

歌又不美修辭欠,

縱歌難動人心弦,

但念朋友您情面,

賞臉作歌獻尊前。

我唱未聞稀有事,

亦即婆羅門勝願,

在座顯密眾大賢,

安祥諦聽記心間。

不久以前三月天,

我返故土把路趕,

至尼泊爾腹地段,

一尖路處有座山,

謔扛牟山堆巴堅,

是個邊城設稅關,

稅吏暴橫又刁蠻,

欺我藏人力弱單,

恣意不容我分辨,

強行扣留住數天。

有天夜晚夢正酣,

見婆羅門二女仙,

種性高貴梵繩【134】拴,

嬌含微笑秋波傳,

移動輕步近我前,

令去南方吉祥山,

我答未曾到那山,

恐不識途成行難,

二位女仙開了言:

『尊聲大哥聽心間,

您足不必受磨難,

我等將您扛於肩,』

言罷即刻就把我,

扶進彩轎將身安,

身隨轎起飄飄然,

如同傘蓋空中懸,

恰似電閃頃刻間,

來到南方吉祥山。

拉廈樹蔭下面的,

帝熱若墊的上邊,

見婆羅門薩日哈,

容光滿面不平凡,

身佩骨飾更好看,

二妃侍立在兩邊,

他展歡顏啟問我,

『弟子你安到此間?』

我見救主心喜歡,

汗毛豎動淚濕衫,

繞行七周磕長頭,

以頭頂禮主足尖,

請求以慈悲攝授,

他全應允如我願。

主尊以他的身密,

加持弟子我身業,

手撫我頭做灌頂,

我身沉無漏樂中,

如同象醉狂奔行,

達到無動證悟境。

主尊以他的語密,

加持弟子我語業,

運用性空獅吼聲,

講說無字深妙義,

如同啞巴做睡夢,

達到無言證悟境。

主尊以他的意密,

加持弟子我意業,

始把俱生法身【135】的,

無往無復之理明,

如同屍挺屍林中,

達到無思證悟境。

隨後主尊又為我,

廣為宣說大樂淨,

還把道歌之寶瓶,

大加開啟不密封,

運用梵音對字聲,

宣示法性如虛空,

表本性的金剛歌,

使我頓聞法無生。

頂禮空性悲無別,

真實常住本原心【136】,

從清淨的真如性,

見到虛空接虛空。

身根住於家中故,

始為意識所禁錮,

當用修習之後知,

始能於心有所補。

需知萬物均無性,

對治【137】、觀修不可能,

心之實像難想像,

只好任運自然成。

若見此義得解脫,

弟子應觀下劣行【138】。

看到食肉鬼瘋狂,

好比膽小獅子樣,

心似大象任遊蕩,

請看蜜蜂採花忙。

不把輪迴作過患,

要得涅盤實在難。

了知劣行將自宗,

置於純潔行列中。

你對諸事未了悟,

是故取捨才無住,

如其不然請看那,

離戲虛空的中部。

諸法徹底精要義,

正見頂峰大手印,

切中心要的語義,

自婆羅門口中聞。

剎那之間睡眠醒,

不能忘懷憶念清。

無明【139】睡眠暗窟中,

開啟智慧意識窗,

無雲天空日出樣,

迷亂黑暗一掃光。

三世佛面雖曾見,

日後求問恐無緣,

心頭生起失望感,

意識盡轉頗希罕。

本尊、苦行的授記,

上師宣說的教理,

雖然曾經有告諭,

這些不能講出去,

但是今夜若不講,

實在沒有別巧計,

僅自此次開新例,

過去未曾有舊習,

今後是否重講起,

可以留神聽消息。

昔日長涉遠方人,

我無親友無旅伴,

身疲腹饑不堪言,

幸虧弟子你掛念,

接待盡美又盡善,

我實難忘記心間。

恩德超世的良友,

高位穩坐的上師,

能施悉地的本尊,

可除障的護法神,

請別怪我言不慎,

若有謬誤望容忍!」

羅賈覺色聽了這首道歌,感到面見瑪爾巴如同親見釋迦佛一樣。

此後,瑪爾巴便啟程回洛扎,他想:我回去的途中,順便到虐譯師處去一趟,他

前次曾答應借原本給我,雖然他那裡沒有,但是試探一下也是可以的。於是來到

喀日,向虐譯師索借經書的原本。虐譯師向瑪爾巴獻了一兩黃金,一個曼札,並

說道:「摩訶麻耶的法,你很熟悉,用不著原本,就請你作摩訶麻耶等母續的教

主,講說該法!我作集密等父續的教主,講說此法。」結果未借給原本。瑪爾巴

懷著從速再次赴印的強烈願望,回到了洛扎。當瑪爾巴回到家中之時,父母已經

去世,他的師父和哥哥殷勤接待了他。因為瑪爾巴是弟子,師父沒有請他講法,

但尊重他的法。由於這個緣故,附近的人,誰也沒有向他求法和頂禮,顯得不那

麼信任。與此相反,打從距離洛扎很遠的地方來的人,請瑪爾巴灌頂、傳法者有

之,向瑪爾巴頂禮和供養少許物品者更多。以上首次赴印的情形一節完。

TOP

注 釋:

【112】 恆河──亞洲大河名,其上游為我國西藏象泉河,流經印度及孟加拉國

入海。

【113】 應破──應破分。理智所分析排除的事物。

【114】 實有法──事、性。具有功用,能生起各自取識和各自後續自果之一切

色法、心法及不相應行法。

【115】 善根──善法聚,善資糧。福德資糧和智慧資糧。

【116】 斷邊----否定一切或說一切皆無的偏見極端。

【117】 性相----實有三法全具備者,為諸法性相。如能托屋樑是柱之性相。

【118】 陽焰----夏季日照沙灘,反光映成如流水的幻景。

【119】 自宗唯識----唯識宗。是隨聖者無著主張的一個宗派,他以理論破斥外

境的存在,唯許心識實有。此分實相派和假相派。

【120】 外道----不皈依三寶、不承許四法印的教派,佛教徒稱之為外道。

【121】 數論----古印度一教派名。

【122】 般若----梵音般若波羅密多的略名。意為智度,即智慧到彼岸。

【123】 無住----亦稱「不住」。指事物不會凝住於自身不變的性質,人的認識

也不應以固定的概念當作事物固有的本質。

【124】 寂靜──離煩惱曰寂,絕苦患雲靜,即涅?之理。

【125】 空樂無別──大樂方便與空性慧一味雙運。

【126】 了空無別──明空無別。心與空性融合一味。

【127】 真如──自性,本性。真者真實之義,如者如常之義,諸法之體性,離

虛妄而真實,故雲真,常住而不改,故雲如。

【128】 耽著境──內心耽著而了別者,即尋思心所,耽著其印相而堅固受持之

對境,如由比量所得之境。

【129】 所緣境──心識所向之對境。如尋思聲是無常之所緣境是聲,大悲心之

所緣境為眾生。

【130】 芒隅──西藏自治區的阿里普蘭至後藏昂仁、吉隆等縣一帶與尼泊爾接

近的地區古名。

【131】 郎布喀──芒隅境內一地名。

【132】 藏吉浦──地名。

【133】 一尖之路──晨間出發至打尖時為止所行的路程。

【134】 梵繩──藏傳佛教密宗教徒修行母續密法時交叉佩戴於肩頭腋下的細繩。

【135】 法身──斷證功德已達究竟的果位身。

【136】 本原心──原始心。正常狀態的心意。佛書譯作基位心,指與微細持命

風並存不離之心而言。

【137】 對治──壓服、醫治、制止、滅除對立面事物的方法。

【138】 下劣行──粗暴行為,下流的行為。

【139】 無明──癡。六根本煩惱之一。是智慧異品,不能如實了知三界所有業

果、諦實等道理,能令雜染生起。

TOP

回馬爾巴譯師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