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完成大業隱入法界

瑪爾巴一生專行宏揚佛教及利樂眾生之事,到了八十八歲,雞年,七月十五日,

太陽剛出來時,他不但沒一點病,而且現出恬靜而舒適之狀。此時,天上撐起了

彩虹帳,空中降下各種花雨,無量香氣四處漾溢。並有各種動人心弦的伎樂之聲。

他面帶笑容、兩頰掛著淚花,合掌、閉目、低頭正在修習佛法加行七支[1]時。

瑪巴郭勒問道:「怎麼啦!」

瑪爾巴說:「快擺設上好的供品。吉祥那若巴由無量勇空行部眾圍著,說執行諾

言,前來接我。我要到空行淨上,伺候師父去了。」說罷遂即人定。瑪巴郭勒等

僧眾,備上無量供品,正在獻供時,天降花雨,樂伎喧天之聲更大了,瑪爾巴上

師升天了。

 

本來,瑪爾巴大師他就是佛教的太陽,特別是雪域除暗的明燈,密乘教的中流砥

柱。瑪爾巴大師前世就是菩提薩埵 變化身。仰仗具有德相上師大德之恩,故能

從智慧勇士空行處,獲得密咒的灌頂及教授。因此,他內證光明的技能精湛,於

風心獲得自如,奪捨、神境通[2]等等種種神通,自在具足,掌握種種無量功德。

他韜光養晦,外如凡人之境界,對妙五欲[3]及世間八法呈歡喜受用之相,廣作

有益於具根器的眾生之事。

《大般若經》[4]中記載:「有些菩薩需有父母,不需妻室。有些菩薩需有父母

妻室,不需兒女。有些菩薩需有父母、妻室、兒女和眷屬等一切受用。」

 

瑪爾巴上師他與後一條相符合。另外他同法勝菩薩[5]及常啼菩薩的事業,來利

益眾生。又在《續部﹒佛平等合》第七品中記載:

「美貌妙齡女,

乃至美嬌妻,

供養以財護,

聖佛菩提酬。

寶是我供養,

復以財帛贖

金剛持加行,

此酬為勝酬。」

如上所述,通過接受供養酬敬之物而來利樂眾生,使噶舉派所持證悟之教法可與

天齊。

 

瑪爾巴的最有聲望而受恩惠最多,有十三位上師:善巧成就那若班欽,佛子麥哲

巴,吉祥希瓦桑波,益喜寧保,瑜伽女汝必堅金,噶索日瓦,日日巴即森格嶺巴

弟兄,澤達日巴,古辦魯切瓦、智命大師,基特瓦,本達瓦即尼婆羅弟兄,尊者

阿底峽等。

他所生的七個兒子有:塔瑪多德,塔瑪桑登,卻丕,瑪勒布,貝歐,扎歐,卡瑞

訶羅等。

共許的四個心傳大弟子,如前所述的四大柱。

 

具緣四大弟子有:藏潔浦的洛迦勤波,彭域的聶瑪白姆,蕩寧仲的瑪巴郭勒,洛

拉亞的帕讓巴瓦金等。

瑪爾已譯師的色身隱入法界之後,眾人才深信他是真佛。於是有人願出很大酬金,

以求得到一點師父的頭髮、指甲以及小片衣物等。於是便用上等綢緞將大師如意

寶般的遺體包裹起來,未有焚化,請求為利益眾生而住於世間。上師之子貝歐等

人,把遺體之肉連同骨頭給人,收取酬物。頭骨被請到彭域地方一個寺廟中,上

師俄巴知道後,心中不忍,於是給師父的兒子們獻了大禮,請求將師父的遺體賜

與之。他們說:

 

「那麼你供養的東西最主要的應是那若巴賜給父親的紅蓮寶石本尊象。」俄巴遂

依其言將紅蓮寶石本尊象等無量財帛奉獻與他們。之後,便將遺體迎請到雄地。

因此,在靈骨之中以俄巴大師寺廟所供奉之靈骨為主。

 

上述瑪頓確吉羅卓尊者的傳記見者有益,系由米拉尊者和瑪巴郭勒二人詳細口述

給恩宗頓巴,米拉尊者又講述給日瓊巴。之後,經日瓊巴和恩宗頓巴降秋傑波二

人商議而編寫成傳記原稿,以此為本傳之根本。此外又有上師俄巴、促敦、梅頓

等人口傳的記述。總匯諸傳,其中唯世出世間如意寶琉璃鬘慈悲之孔,以增上意

樂善妙文詞之學貫穿之寶莊嚴鬘傳,是使有情生信之殊勝眼緣,是能使欲求遍智

成佛莊嚴的眾生傾心之傑作。此傳記由遊行屍陀林瑜伽士查同傑布[6]寫於旺秋

米拉日巴現證菩提之聖地—秋瓦[7]化身宮殿中。抄錄者為室利譯師、學者強白

卻拉。

祈願此傳善業之神力,

能使眾生證得菩提前,

見就二利逆緣皆息滅,

一切順緣自然得成功。

願我獲得能使虛空般。

廣闊佛土慈悲又清淨,

眾生見熟解脫之神力,

增上智悲二利到彼岸;

註釋

【1】七支—修行佛法時加行七法。如:敬禮支,供養支,懺悔支,隨喜支,請

轉法輪支,請住世友支,回向支。

【2】神境通—神足通,身如通,神境智通。示顯能知識燃、飛行、多少、美醜、

水行、土行種種神變,自在具足。六通之一。

【37 妙五欲—色、聲、香、味、觸。

【4】大般若經—有一百千頌或十萬頌的《般若波羅密多經》

【5】法勝菩薩—古印度一佛學家。

【6】遊行屍陀林瑜伽士查同傑布—即後藏瘋子赫嚕迦汝堅金。本名桑吉堅參

(1452-1507)著有《米拉日巴道歌》、《米拉日巴傳》及其弟子日窮巴等

人傳記。

【7】秋瓦—阿里鎮日地方一佛教聖地。

 

譯後記

瑪爾巴譯師,原名塔瑪旺秋,法名卻吉洛追(公元1012—1097)。生於山南洛扎

秋切的卓窩隆﹒牌薩村。自幼習法,先從卓彌譯師學習梵文,繼又三次赴印度、

四次赴尼泊爾,從那若巴、麥哲巴、智藏等大德學習《喜金剛》、《密集》、

《大手印》、《勝樂》等密法,又將許多經典從梵文譯成藏文。返回西藏後定居

於洛扎卓窩隆,多方宏揚佛法,從學的弟子甚多,最著名的有米拉日巴等四大心

傳弟子。至其再傳弟子塔波拉傑時,其教派勢力更為強盛,世稱塔波噶舉,瑪爾

巴遂被尊奉為塔波噶舉派的祖師。

 

鑒於瑪爾巴在西藏佛教史和文化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瑪爾巴譯師傳》是西藏著

名傳記小說家桑吉堅贊與《米拉日巴傳》齊名的又一部傑作,具有較高的文學價

值,可以作為一部優秀的傳記文學作品來閱讀。同時,《瑪爾巴譯師傳》具有多

學科研究價值,是研究西藏社會歷史、宗教文化、文學藝術、語言文字乃至風俗

習慣的重要參考書。為了繼承和發揚民族文化遺產,加深國內各民族的互相瞭解,

促進民族間文化交流,加強民族團結,我們將這部藏文名著翻譯成漢文,供有關

同志參考使用。當然,本書也有其宗教和時代的局限性,希望讀者明鑒。

 

《瑪爾巴譯師傳》是以四川民族出版社鉛印本為主,並參照拉薩木刻版和德格木

刻版的《瑪爾巴譯師傳》進行翻譯的。在翻譯過程中,堅持忠實原文、保持原有

風格和語言通俗易懂三條標準。行文主要採用現代書面語,同時照顧到人物身份

及語言環境。道歌部分多翻譯字數大體相等的整齊詩句,同時也盡量注意押韻。

此外,為了閱讀、理解之便,在章後附有簡明扼要的註釋,在最後附有《譯名藏

漢對照表》。

 

《瑪爾巴譯師傳》翻譯的具體分工是:張天鎖同志負責翻譯開頭的頌辭、第一章

及第二章的第一節,申新泰同志負責翻譯第二章的第二節及第三節的第一、第二

大段;文國根同志負責翻譯第二章第三節的第三大段及第三章;張家秀同志負責

翻譯第四、五兩章及未尾的跋;全書的通稿工作由申新泰同志負責完成的。上述

同志在完成了各自承擔的任務之後,共同對全部譯注進行了多次認真的修改、校

訂。由於我們水平有限,尤其佛學知識欠缺,疏漏錯誤之處在所難免,敬祈同行

及讀者批評指正。

 

在《瑪爾巴譯師傳》的翻譯過程中,得到了西藏人民出版社楊志國、李小方及我

所有關同志的大力支持,參考了藏學老前輩劉立千先生早年的節譯稿《瑪爾巴譯

師傳》,受益不淺,在此一併致謝!

譯 者

一九八八年元月於西藏民族學院

 

錄註:《譯名藏漢對照表》略。此外,作印刷版若幹錯字的糾正。

**********************************************************************

【由蔣二、Laop居士依西藏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瑪爾巴譯師傳》輸入並提供】

TOP

                回馬爾巴譯師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