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時代的虹化大成就者—阿曲尊者略傳

 初樸多洛仁波切  

堪布向久伽造    

第一章 基:原始本來面目中再現應化身

第二章 道:依甚深密法生起、圓滿二次第聞思修

 第三章  果:不待來世即身成就原始佛

藏地修持大圓滿獲虹化者略記

作者簡介

嗡瑣帝!

空性法身原始基法界,顯出任運身與智慧相,

此地再顯永恆金剛身,頂禮喇嘛曲央絨卓尊。

人生所欲世間八法棄,知足聖財莊嚴頭陀行,

避世瑜伽行者講修幢,利益有情灌頂傳承寶。

八萬四千法門之首乘,遇者解脫光明大圓滿,

心寬意安不應住之事,圓滿事業成就虹化身。

一通百通智慧登悉地,密乘金剛心要殊勝法,

具足六點不共正等覺,濁時顯示修持得正果。

空性本來寂淨無分別,無明惑故顯示習氣相,

證悟自解本性瑜伽士,功德傳記明鏡台在此。

 

 

相傳雪域藏地是觀音菩薩為弘揚佛法、教化眾生而顯現的剎土。那時雪域還沒有人類,觀音菩薩又化現出猿猴和羅剎女,兩人結合,生下了六個孩子,才使西藏有了人類。

從此,十方三世諸佛菩薩不斷顯現化身轉世為人降臨到這個神秘的剎土上,傳播佛法,利益眾生。

公元八世紀中期,文殊菩薩的化身—藏王赤松德贊迎請寂護法師、蓮花生大師來藏,才使佛法,特別是被譽為九乘教法之巔的大圓滿密法,真正在藏地紮下了根。

大圓滿密法是原始本初佛普賢王如來的心髓法門,依此法門如法精進修持者,臨終時肉身全部化為光明融歸法界,即究竟成就圓滿的果位——法、報、化三身佛。

在雪域藏地,由蓮花生大師傳授大圓滿密法之後,出現過很多臨終虹化、即身成佛的大成就者。

於此五欲橫流的末法時代,公元1998年8月29日(藏歷土虎年7月7日),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魯木饒寺,又出現了一位虹化大成就者——洛桑﹒阿旺切則郎瓦﹒貝桑波。當地人稱他為阿曲喇嘛。

我這裡寫的,就是他的略傳。

 <top>

第一章 基:原始本來面目中再現應化身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本已和輪迴、涅磐平等無二的本淨法界融合為一,故能任運自在地在六道中隨緣顯現各類化身,度化眾生。眾身無盡,諸佛菩薩的化身也無盡。

其實,在久遠劫前,阿曲尊者就已經成就了。他在六道顯示了很多化身之後,這一世,又因自己的願力和諸佛菩薩的加持,轉世投生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阿色溝的一戶牧民家中。父名阿特,母名呷呷。

父母結婚後,曾去找當地一個名叫加瓦向秋的成就者,詢問他們這個小家庭今後的吉凶禍福。加瓦向秋告訴他們,如果塑造一尊宗喀巴大師的像,他們家將會誕生一個能弘揚佛法、利益眾生的兒子。

藏歷第十六勝生周土馬年(公元一九一八年)四月吉祥日太陽初升時,阿曲尊者誕生於這戶善良、勤勞、虔信佛教的牧民家中。

七歲時,父母要他學習藏文,可是尊者非常頑皮,一要他讀書就假裝生病。父母拿他沒辦法,只好把他帶到初樸多吉頓都仁波切(本書作者前世——譯者注)那裡祈求加持。

初樸多吉頓都仁波切為尊者摸頂加持後說:「孩子,好好讀書吧,你將來會成為一個能利益眾生的最好的喇嘛。」仁波切賜予尊者法名:曲英讓卓(意為法界自然解脫)。

父母又帶他拜見了當地的俄色多吉喇嘛、堪仁波切、瓊仁波切,在這些上師、活佛處,尊者得到了大圓滿前行的傳承、教授。

蓮花生大師曾說:「外依契經行,取捨因果業;內照密宗修,二次第成就;密按阿底禪,即身成虹化。」

阿曲尊者的一生,正是遵照蓮花生大師的這一教誨,依法如是修持的。

尊者十歲時,在家鄉的魯木饒寺出家,堪布覺巴德衛尼瑪為他剃度授沙彌戒,賜法名為洛桑﹒阿旺切則郎瓦﹒白桑博。

十三歲時,尊者在寺廟裡學習經文念誦儀軌。十四歲時,進入魯木饒寺講學院學習。他聰穎過人,又嚴守沙彌戒律,深受上師、堪布和同學們的好評。 <top>

第二章 道:依甚深密法生起、圓滿二次第聞思修

      尊者在諸多具有清淨傳承的上師那裡,得到了大圓滿密法<<敦都>>、<<龍沙>>、<<措日>>等伏藏法生起、圓滿次第的灌頂傳承。

十六歲時,尊者得到<<功德藏論>>註釋、與生起次第無二的<<穗>>、<<入佛子行>>等顯密經論的教授與傳承之後,心中升起強烈的出世心和菩提心。他深深感慨:我已得暇滿人生,又出生在能聞到佛陀正法的雪域聖地,能見到與佛無二的上師,並具備修持正法的順緣,惟有終生精進實修,才不枉費此生,才能報達上師、三寶和父母眾生之恩啊。

他獨自一人在僻靜的高山上閉關實修,當地藏民都讚歎道,這個才十幾歲的小喇嘛真不簡單啊。    

十八歲時,尊者不分晝夜地聞思<<戒律>>、<<中觀>>、<<修心一百誦>>、<<大幻化網>>等顯密經論。 

    二十歲時,古查丹增仁波切和十個大德比丘一起,為尊者授予藏傳佛教下區比丘戒的傳承。從此,他嚴守比丘戒,完全放棄了世間八法(利、衰、譽、毀、稱、譏、苦、樂)。

在上師們的鼓勵下,尊者前往拉薩色拉寺依止香巴克珠、甲奔、曲則等大善知識學習經論,還在敏珠林寺學習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教法。他把所學經論用來對治內心的煩惱,徹底滌淨了狹隘的宗派觀念。

在拉薩學法時,他先後依止薩伽、格魯、噶舉、寧瑪等各教派的高僧大德為師,得到了這些教派各種密法的灌頂傳承。在十四世達賴喇嘛和其經師持向仁波切處,尊者也得到灌頂傳承。

在此期間,色拉寺的香巴克珠上師鼓勵他前往被稱為彌勒化身的普覺﹒強巴仁波切處,接受藏傳佛教上區比丘戒的傳承,並告訴他,這是個很特殊緣起,將來彌勒佛到此娑婆世界成佛度化眾生時,你就是他的首座弟子。

尊者二十六歲時,因修法中的違緣障礙而身患疾病。當時,寧瑪巴大成就者敦珠法王正好在拉薩,尊者向他祈求加持,法王對他說:「你如果能修誦四十萬遍普巴金剛心咒,就可以消除修法中的一切障礙。」法王給他傳授了普巴金剛密法,還賜予他修行的資糧,安排他去卡多聖地閉關修行。當尊者修完四十萬遍普巴金剛心咒之後,疾病果然痊癒。

尊者對敦珠法王生起了強烈的虔信心,他把法王所說、所做的一切都視為與佛無二無別,他感到法王就是自己有緣的根本上師。尊者向法王祈求大圓滿密訣的灌頂傳承。法王慈悲應許,將即身成佛之法——大圓滿徹卻、妥噶的密訣全部傳授予他。

有一天,敦珠法王叫人做了一個高於其他弟子的法座,然後把尊者和諸大弟子召集到面前,再次向眾人傳授普巴金剛密法。法王首先給尊者灌頂,對他說:「你是這個法的法主,從現在起,這個法的傳承就交付給你了。」法王把普巴金剛密法的法本和普巴金剛橛等法器賜予尊者,並請他坐在特意為他而做的法座上。

自此,尊者把普巴金剛奉為本尊精進修持,很快就生起了成就的徵象。

〈〈根本續〉〉曰:「聲聞、獨覺、菩薩乘,下等根器者法門,無量劫後登果地;事部、行部、瑜伽部,中等根器者法門,十六世後成就果;摩訶、阿魯、阿底乘,上等根器者法門,即生成就佛果位。」

又如偈云:「若能接受任何事情者,一切皆為快樂;若能一心嚮往佛法者,死亡也看得很輕;若能證悟不生不滅者,就沒有什麼死亡可言。」

阿曲尊者在拉薩求法圓滿之後,回到了故鄉。當時,他身上全部的財產只有一部宗喀巴大師著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和一套比丘的衣缽。

親戚朋友們都很驚訝地說:「你在拉薩住了這麼久,怎麼連值五錢銀子的東西都沒有?」尊者笑著說:「在我心裡,有比世間任何財寶都要珍貴、稀有的無價之寶啊。」

 尊者回到魯木饒寺講學院當堪布,有幾個對各教派分別心很重的人放出風聲說:「阿曲喇嘛是新派,而我們是舊派,等著瞧吧,他會把我們這個寧瑪巴的寺廟變成格魯巴的傳承。」尊者根本沒有把這些風言風語放在心裡,他仍以視各教派教法平等無二的正見,在新龍縣的六十多座寺廟講授各教派生起、圓滿次第的教法。

他把自己在新龍、甘孜、爐霍等地講經、灌頂傳法所得的供養全部捐獻給當地的寺廟。

尊者四十一歲時,由於眾生共業所招感,佛法的傳播開始受到很大的阻礙,人們不敢公開信仰和參加各種佛教活動了,出現了「念一句咒文罰一匹馬,殺一個蟲子獎一頭牛」等等不如法的怪事。尊者和其他活佛、大喇嘛一樣,也遭到誣陷、批斗等磨難。

尊者心裡很明白,對於這場劫難,不能怨恨任何人,這都是眾生共業所顯現的因果業報。一切歡樂、順境來源於上師的加持,種種痛苦、逆境,同樣是上師的加持。

尊者的身心時時刻刻都安住在苦樂無二,一切法本淨、本解的大圓滿境界中。

他在遭受種種打罵和批斗時,一剎那也沒有忘失菩提心,發願要為這些因迷癡而變得瘋狂、凶暴的眾生代受種種罪惡業報,把自己修行的功德和利益全部回向給他們。

在艱苦的歲月裡,尊者一直沒有忘記上師、三寶;沒有忘記修持;沒有忘記弘法利生的願力。

在國家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尊者也和大家一樣,面臨著飢餓的痛苦,為了省出一點糧食供養上師,尊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兩天才吃一點糌粑,然後把省下來的糌粑全部供養給香珠克巴上師。

雖然兩天才吃一點東西,尊者仍然堅持每天嗑長頭,唸經修法。在此期間,他共磕大禮拜二十五萬遍,並悄悄地撰寫了五卷《普巴金剛法註釋》。他經常在人煙稀少的高山上閉關修行,還秘密地為新龍、甘孜、爐霍、扎可等地堅信佛法的信眾講經傳法。

國家改革開放之後,尊者又去了很多寺廟傳法灌頂,他仍然把所得供養全部捐給當地僧眾,做為修復寺廟,佛像的費用。

六十四歲時,尊者朝拜了拉薩大昭寺,在釋迦牟尼佛像前供養了一千盞酥油燈,還供養了色拉寺、哲蚌寺、噶當寺等寺廟的僧眾。回到家鄉之後,尊者又為約兩千名僧人傳授了沙彌戒和比丘戒。

幾十年的精進實修,尊者已具足很高的證量,他經常得到諸佛菩薩的加持、護佑。有一次,他去拜見大成就者色拉央珠,得到很多伏藏法的灌頂傳承。色拉央珠對他說:「我曾在定中親見益喜措加佛母,佛母說,阿曲喇嘛是三世諸佛的總集化現,現在下多康地區沒有比他更好的上師了。他修持普巴金剛的成就非常特殊、稀有,可措他撰寫的《普巴金剛註釋》一書中沒有寫入有關護法神的催請法,所以他的心臟不太好,如果寫出來,病馬上就會好。」

尊者深為益喜措加佛母對自已的加持所感動,可是在《普巴金剛法註釋》中,並沒有遺漏催請法,為什麼佛母卻說書中漏寫了這個法呢?

色拉央珠仁波切笑笑說:「設關係,今晚我去鄔金淨土,再問問佛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第二天,仁波切告訴尊者:「昨晚我幫你問了,益喜措加佛母說,是在會供儀軌裡沒寫催請法,如果寫上,就可以利益更多的眾生。」仁波切又說:「你趕快寫出來,我也要一份。」

尊者馬上查閱了自己所寫的《普巴金剛法註釋》,發現在會供儀軌裡,果然沒寫催請法,他深深感激益喜措空行母對自己和眾生的慈愛之心,並讚歎色拉央珠仁波切是真正的蓮師化身,可以隨時親往鄔金淨土,面見蓮花生大師和佛母益喜措加。

拉薩色拉寺的香巴克珠上師曾預言尊者五十八歲時會有壽命上的障難。為了長久住世利益眾生,尊者在大成就者白苦扎那曾經修行過的山洞裡,修持了《大威德金剛法》、《金剛瑜伽母法》,先後修誦了一百四十萬遍的白度母心咒,一千遍尊勝佛母長咒,燒護摩(火供)十萬次。經過努力修持,終於在定中顯現出消除壽命障難的瑞相。

阿曲尊者之所以能夠即身獲得虹化果位,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於他的精進實修。

他曾用三十年的時間,每年念誦普巴金剛、馬頭明王、憤怒文殊、寂靜文殊、金剛薩垛、大悲觀音等本尊心咒各十萬遍。七十四歲時,尊者以修持大悲觀音法為主,共念六字真言四億遍。

他經常告誡弟子們,若想即身成就,一定要精進實修;此外,還要具足對上師、三寶的強烈虔信心;要深信業報因果,斷一切惡,修一切善。

尊者此時已獲身心無礙、心風自在的殊勝成就,其色身已不再受世間任何物質的阻礙。侍者經常看見他從房中出外,或從外進屋,根本不需從門出入,而是直接穿牆而過。

藏歷火牛年(1991年)5月8日,新龍縣的俄金知美活佛拜見尊者,兩人親切握手時,侍者拍下了一張相片。相片洗出來後,發現尊者的肉身變成了空無實體的影相,如同月亮映在水中的影子一般。

在另外一張相片裡,發現並不在場的阿曲尊者,以空無實體的身影,端坐在俄金知美活佛的頭頂上方。在相片的左側,還有一位不知來自何方佛土的菩薩,他和屋頂一般高,頭戴五佛冠,肩披彩色天衣,右手拿一手鼓。

尊者經常在定中見到本尊,並得到諸佛菩薩和本尊的授記。由於他很少向弟子們透露,故無法向讀者一一詳述。

 尊者總是謙虛地認為自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有一次他問弟子洛桑念扎:「你認為我是一個佛菩薩的化身,還是一個普通人?」洛桑念扎說:「從您的修持境界和言語來看,您絕對是佛菩薩的化身。」尊者笑笑說:「其實,我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我這輩子終身都在實修佛法,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如果你們也能終身實修,一定可以即身成就。」尊者的一生,是平平凡幾的一生,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轟轟烈烈的事跡。他一生都在實修佛法,從不懈怠、放逸,枉費此暇滿難得的人身。現在終身實修佛法的真是太少了,很多人修持佛法只是停留在嘴巴上,阿曲尊者以他終身實修,即身成佛的事跡,為我們末法時代的修行人,樹立了一個光輝的典範。

尊者在虹化之前,身體一直非常健康,但他卻顯示出越來越不愛說話的征相,弟子們和他說話時,他嘴裡只是重複著他們說的話,這已經是一種很高境界的證相了。為了祈禱所有的大成就者長久住世,使佛法勝幢永遠樹立在雪域藏地,尊者於藏歷土虎年(公元1998年)五月初,邀請了五十多位活佛、喇嘛和僧眾,舉行了一次護摩法會,燒護摩六十萬遍,我也有幸參加了這個法會。

我去看望阿曲尊者時,尊者問我:「我死後會投生到哪裡去?」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