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果:不待來世即身成就原始佛

 

阿曲尊者在涅磐之前,把自己所得到各教派生、圓次第教法的傳承,全部傳給了大弟子生龍彭措活佛。

為了破除眾生的常見邪念,生起佛法難聞、大成就者難遇的正見;生起厭離生死、實修佛法的信心。已成就不生不滅金剛身的阿曲尊者,決定示現將有生滅的肉身,回歸本無生滅法界的虹化成就。

在密續的經典中記載:「修持者有三種根器:下等根器和凡夫一樣畏懼死亡。中等根器對死亡已無恐懼,就像雪山的獅子和不懂事的嬰兒一樣,無論何時死,死在何處,或荒野、路口;或鄉村、城鎮、都毫無顧慮。上等根器的死亡有幾種形式:像空行母一樣的死,死後不留遺體,全部化為微塵;像持明者一樣的死,死後顯現出遍滿虛空的光團;像乾柴燃盡、火焰熄滅一樣的死;如寶瓶擊碎後,瓶內空間和外界虛空融合為一的死;無需上師的加持,身體直接融入法界的死,等等。

身體直接融入法界像空行母一樣,不留遺體的死,是屬法界所獲的成就亦稱虹化;像火熄滅、乾柴燃盡一樣的死和和像持明者一樣的死,可稱為是任運超越的成就。

密續《金剛薩垛心境》云:「涅磐有二:一是正等覺、二是現等覺。現等覺者出現光、聲、身、捨利,或地動山搖等征相。」

大成就者色拉央珠仁波切曾作一偈云:「自證三身之本性,當初來自法界中,回歸法界自解脫,往生五身佛剎土,四相圓滿有信念,成就童身寶瓶佛。」

藏歷土五年七月七日(公元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午,八十一歲的阿曲尊者身體沒有任何病痛,他和往常一樣,安坐在禪床上,手握念珠,嘴裡不停地念著六字真言。站在一旁的侍者,突然發現尊者唸咒的聲音越來越微弱,連忙捧著他的手。此時,尊者慢慢地閉上雙眼,停止了呼吸,以吉祥臥姿進入涅磐。他那膚色光滑、沒有皺紋的臉上,充滿了慈悲與安詳。此時此刻,尊者體內的三千眾生,和他一起進入法界,得到究竟的解脫。正如密續《唯一佛子續》所云:「體內一切寄生蟲,密寶管道通空間,清淨光明門敞開,直上往生大成就。」

為了供養尊者的法體,侍者們將其涅磐的消息保密了七天。在此期間,禪堂內外以及方圓幾十公里內的天空中,多次出現五彩祥雲、光團和彩虹,很多人都聞到了從未聞過的異香。

尊者涅磐後的第二天,侍者們驚奇地發現,遮蓋在法衣下面的法體一天比一天縮小,第七天時,法衣下面的法體已全部消失了。第八天清晨,侍者們小心翼翼地揭開法衣,大家都大吃一驚,法衣下面什麼都沒有了,尊者連指甲、頭髮都沒留下,全部化為虹光,融入法界之中,就像石頭巖上飛走一隻鳥一樣,沒有溜下任何痕跡。

尊者終身實修密法,終於即身成就了正等覺。這樣成就正等覺者,己斷盡一切煩惱、分別和執著;自然具備了身、語、意、事業、功德;身心自然解脫於大法界中。如來藏本具三身、五智和永恆不滅的大悲心,密續《自生》云:「分別輪迴滅,智慧三身生,故名覺者佛」。一切自然解脫法界中的修行人,都已即身成就了永無生滅的金剛身,他們之所以顯示出種種不同的涅磐形式,主要是為了度化不同的根器和因緣的眾生,使他們對密法生起信心。因此,我們對這些在法界中自然成就的修行者們,沒有必要去分別他們採取什麼樣的形式涅磐,因為他們早已超越了我們一般人所了知的見修境界。

藏歷土虎年八月初十至十五日,四川省新龍縣二十一座寺廟的幾百名僧眾在魯木饒寺舉行了盛大的供養法會,祈禱阿曲尊者的應化身早日乘願再來。

為度化不同根器和因緣的眾生,而顯現出不同的應化身,這是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願力。在這裡,我也真誠祈願阿曲尊者再顯永恆金剛身,特作一偈:

嘿!您的心在法界中安住,救度無邊眾生作導師,

      祈願速顯真實化身像,空盡輪迴弘法利有情。7<

阿曲尊者虹化的消息傳到我們卡瓦洛日神山之後,很多修行人認為,於此五濁惡世,竟然還會出現像阿曲尊者這樣的虹化大成就者,真是稀有難得啊!這是一個大事因緣,應該讓世界上一切有緣眾生都知道!

俄金知美活佛向我獻上潔白的哈達和白銀,祈請我撰寫阿曲尊者的略傳。弟子郎卡澤旺,還有漢族弟子,也向我祈請,用藏漢兩種文字出版此書。我非常高興和願意為尊者立傳,可是我從小沒有進過什麼學校,文化水平很低,就如同茶壺裡盛餃子,心裡有數,卻難以表達出來。這本書寫得很粗糙,衷心希望讀者的原諒和指正。

生於寧瑪巴大圓滿所化地,現世名為白瑪晉美江措,於六十六歲時,依據生龍彭措活佛提供的資料歸納、改寫。

 

初樸多洛

藏歷土虎年十月一日圓滿<

 

願以此功德,回向佛法勝幢,特別是大圓滿密法遍佈全世界;

願一切佛法修持者長久住世,所發一切利益眾生之願,皆能無違緣的實現!

雜亞、雜亞、蘇雜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