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藏地修持大圓滿獲虹化者略記 

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傳入西藏後,得到了吐番王國祖孫三法王:松贊干布(觀音化身)、赤松德贊(文殊化身)、赤熱巴巾(金剛手化身)的大力倡導和護持。

藏王們先後從漢地、尼泊爾、印度等地請了很多大成就者、班智達、大堪布、大譯師來藏,翻譯了大量的顯密經典,傳授了很多殊勝的密法,使佛法的光明普照了整個雪域。

在藏王赤松德贊年代,從印度迎請了三世諸佛的總集化身——蓮花生大師來藏,傳授了即身成佛之法——大圓滿密法。蓮花生大師在桑耶寺和切普扎瑪根倉修行洞等聖地,為以藏王赤松德贊為首的王臣二十五位大弟子,授以大圓滿八大心法的灌頂傳承,使這二十五位大弟子都即身獲得了殊勝成就。

從這以後,藏地湧現出很多修持大圓滿密法即身成佛的修持者。

據恰扎桑吉多吉(現居尼泊爾)所著書記裁:「在蓮花生大師宏傳大圓滿密法的年代,雪域藏地曾有十萬修持者即身獲虹化成就。

在名叫耶巴的神巖處,有一百零八位修持者虹化。

白若扎那、噶瓦巴則和覺若魯益堅贊等大成就者即身獲幻身成就。

可以翻譯任何一種語言文字的大譯師有一百零八位。

郎郎多吉登珠等精通舞、畫、唪(誦經)三藝及修生、圓次第而成就的大持明者有一百零八萬。

巴益西旺波等精通三藏的僧眾有一千萬。

益喜措嘉和多傑卓瑪等空行母以修持氣脈明點而成就虹化的女瑜伽行者有二十五位。

拉龍貝吉多傑等以修持威猛伏魔法獲大成就者有八十五位。

德瑪則芒和勒新尼瑪等精通梵、藏兩種文字的大善知識有萬數以上。」

蓮師法太子、大伏藏師有一百位,小伏藏師有一千位。

寧瑪巴持明傳承不共殊勝之處有六大方面,依此九種傳承上師的竅訣,而得到共與不共大成就者有很多,如:幫米旁貢布八十五歲時,才從白若扎那上師那裡得到大圓滿密訣,他依此精進修持,於一百多歲時虹化。

幫米旁貢布的傳承歷經七代,每代都有一位大弟子獲虹化成就。如:恩郎向曲吉贊六十七歲時拜幫米旁貢布為師,獲大圓滿密訣,於一百七十二歲在瓦扎地方虹化。

恩郎向曲吉讚的弟子沙當仁欽益得到大圓滿密訣傳承後,於一百四十四歲時在瓦扎虹化。

沙當仁欽益的弟子科久,五十七歲時得到大圓滿密訣後,於一百一十七歲時也在瓦扎虹化。此師、徒、孫三人,都是於同一年(藏歷蛇年),在同一地方相繼虹化。

科久在虹化前,把大圓滿密訣傳給弟子娘香曲扎巴;娘香曲扎巴又傳給娘謝瓊;娘謝瓊又傳給巴剛,此師、徒、孫三人也都獲虹化成就。

大成就者噶當巴德西的上師瞻頓卓衛根波於一百歲時虹化。噶當巴德西的弟子喇嘛布頓在噶陀白若洞內虹化。噶當巴德西還有很多弟子,如喇嘛昆加在扎日日虹化;衛巴、若頓布、米遼江揚約登、林、喜饒比丘等人也都獲得虹化。

噶陀河波蒙加堅贊在多丹卻處得大圓滿「意徑直」後,在噶陀寺東北方向一個名聽宗樸的地方獲虹體金剛身。相傳他現在還在此地一帶利益有緣眾生,伏藏大師智美俄塞寧巴和蔣揚曲吉洛珠等人曾親眼見過他。

一百多年前,新龍縣大成就者白瑪鄧燈拜珠欽曲英讓卓為師,得到了寧瑪巴隴沙伏藏法的密訣傳承後,於藏歷水羊年在四川白玉縣昌台地區的一個牧場虹化。當地人為他修造了一座虹化紀念塔,塔內供有白瑪鄧燈虹化後留下的法衣、指甲和頭髮,現在每年都有很多藏民(也有漢族善信)前往朝拜,祈求加持。

在新龍上游的卡瓦洛日神山前,有個名叫卡覺的修行洞,昌給卡覺俄塞寧波的前一世,就在此山內虹化。後人在此洞內,曾找到他用過的法器。

我們日巴拉布寺曾有一個名叫特卻的活佛,他在德格竹慶寺得到大圓滿密訣的傳承後,回到日巴,也在卡覺山洞附近的一個山洞內虹化。

藏歷第十六勝生周木豬年,本教的夏扎扎西堅贊獲虹化成就。過後於藏歷火牛年,他的弟子洛珠堅贊也獲虹化。夏扎扎西堅贊在虹化前曾授記說:「在他的傳承裡,將會每十三位弟子虹化。」

藏歷水龍年,耶龍大成就者索朗朗傑也獲虹化成就。

自蓮花生大師於公元八世紀中期將大圓滿密法傳到藏地之後,一千多年來,藏地獲即身虹化的大成就者約有幾十萬人之多。

從古至今,在整個雪域藏地,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大修行人,為了即身成就正等覺,他們毅然放棄了名利、權位、財產等世間八法,遠離家鄉、眷屬和弟子,獨自在荒無人煙的雪山、密林、山洞、屍林等寂靜處,隱姓埋名進行苦修。臨絡時,他們在誰也不知不曉的情況下,將色身化為永無生滅的光明金剛身,即身現起大用,在六道中廣做利生事業。

像我這樣薄聞寡見的人,是無法將藏地所有的修持大圓滿密法而即身成佛的事例,全部、詳細介紹給讀者的。

在藏傳佛教各教派中,都有很多即身成佛的大成就者。噶舉巴、薩迦巴、格魯巴等教派的高僧大德們都做了廣大的利益眾生的事業,他們的成就也都得到了大眾的公認。這些大成就者在成就正等覺時,也都出現了如空中顯現光團、彩虹、大地震動,以及有捨利、異香等瑞相。還有很多不捨肉身、直接飛往諸佛剎土的大成就者。

這些真實不虛的事例,在藏傳佛教各教派大成就者的傳記中都有記載。 

無垢佛法珍寶要弘揚,她是眾生永樂之源泉,

祈願世界和平與文明,自他二利任運得正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