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大師應化因緣史略

  尊者白瑪鄧燈大師又名鄔金卡略林巴,於藏歷火鼠年(1812年)九月初十日誕生於多康地區阿資年(新龍縣)的德隆牧場。誕生時,天空佈滿了彩虹、彩色光圈及光點猶如串成的珍珠串,大地四處瀰漫著沁人心脾的芳香,悠揚的樂聲在空中到處迴響,成群的雄鷹圍著帳房翩翩起舞。攪乳時取出十三個酥油小團供食。剛一降生即自結金剛跏趺座,念阿彌陀佛心咒及蓮華生大士心咒各三遍後自出言曰:"我乃蓮華佛心中而生",令在場所有人皆驚奇不已,奔走相告!當天喇嘛根桑為其取名為扎西敦珠。數位活佛大德以教言為其讚美。 

  大師自幼起即特別慈悲,更顯示出超人的聰慧。並且經常有空行母及護法來照顧他,與其談話、陪他遊戲。一歲左右時父母背他朝朗朗神山時,天地之間都顯示出極為祥瑞的徵兆,悅耳的樂聲人人皆聞。母親休息時他在石頭上玩耍蹦跳,石頭上即留下了手腳印(至今仍清晰猶存)。又經常見到十方的諸佛菩薩,為其灌頂傳經。不經學習即自然通達藏文、梵文、等多種語言文字。由於在空中見到格薩爾王的原因,所以能自然說出格薩爾王傳來。他能知道許多前世之事,能獲十方諸佛菩薩的現身和預示,凡所行事之好壞均有空行護法前來告訴。他雖然具有如此無有障 礙的威攝力量,但凡是涉及因果關係的微細事情他都主知於眼中,並如實地指點他人,時時刻刻未敢拋棄利益眾生之事業。 

  一次大師去喇嘛刀拉的住地(即現在的嘎絨寺)聽經時,空行母現身賜預言給他道:"此地命名賢劫千佛法院,神奇吉祥圓滿的寺廟,法輪福德等同桑耶寺。"同時,於他眼前亦清楚地出現上述景象。總之,人們所看到他的雖然只是位稚童,然實際上他已歷經各個生死涅磐之境域,其諸多不可思議的事業與顯密經典的宗旨相吻合。正顯示了非常人所能理解的佛之本質。 

  正當大師家運昌盛富裕之時,他的父親及弟弟相繼去世。家景逐漸衰落。接連又被明搶暗偷,一時間竟成了窮困潦倒的乞丐。如米拉日巴尊者事跡同出一澈,截至今日一提此事仍然使人潸然淚下。淪為乞丐的母子,四處討飯為生。魔鬼的干擾和生活的痛苦,不但未能使他喪志,反而都變為幫他堅定修行的助緣,正當他處境最為艱難的時候,他現量見到大悲觀世音菩薩現身鼓勵他,並賜與他一把手搖轉經筒,並囑咐:「從事利生事業」。他遵從旨意,將許多有形、無形之眾生引入了清淨剎土。 

  十五歲時,大師到白瑪根松、敦江、索龍次稱、清增移喜多吉、洛江那哇真、朵拾嘎絨得真等數位大德處接受灌頂、傳承和教導。在大成就者白瑪尼美桑吉處接受灌頂、傳承時被取名為白瑪鄧燈。十九歲時,去見大成就者秋英讓卓,拜會上師時他突生一種金剛持顯現人身的淨覺。上師將灌頂、傳承及修持都毫無保留地教授給他,尤其是本淨徹卻和任運妥嘎之秘訣亦一示無餘。並囑他說:"你若前往朗朗神山修持,即能獲得即生成佛之把握,將來當為佛教和眾生作出巨大業績。" 

  遵照上師教導,大師徑直來到朗朗神山,將現世財、權、名、利一概置之度外,在神山東面的德欽巴壟洞崖中,以泥封門閉關苦修達九年久之。前三年靠少量食物、飲水度日;中間三年靠飛鳥銜來的藥物、蜜蜂送來的蜜糖,自虛空伏藏的自然解脫之中吸取營養;最後三年無須依靠任何食物,在禪定中度日。九年後他已斷盡煩惱、現證五智,穩住無邊幻網自顯本淨智慧之中。在此期間,法身普賢王如來、蓮華佛及十方所有諸佛菩薩、空行母等都來聚集,對他親自灌頂傳經,交付心藏法寶,選為諸佛事業之繼承者。並且他已不需依肉身(一次弟子為他扎腰帶時,攔腰 系結只紮了個空,繩子中央只剩下一個結),而能自在於空中飛行,入火不焚、入水不溺,神通變化,真正成為一位能駕馭萬物的大成道者。

   又依蓮師親自指示,尊者白瑪鄧燈大師帶領弟子到神山南面峭壁上,揮手之時岩石即自動分開,山洞展現出來(約可容納十餘人),大師自內取出三部《深法普天自佛》之經典,並取出法器、佛像等其他許多伏藏,隨即又至另一峭壁一揮手,於是又有山洞現出,於中又取出大量伏藏。三年後,這兩個山洞在一聲響雷聲後便消失了。白瑪鄧燈祖師取出的經典有《深法普天自佛》(遍空本自解脫)、《顯密皆現成》、《俄薩寧提》(光明心髓)、《大圓滿心要-金剛音》及《隨心自我解脫遺教》等等。由於當時的西藏官員彭繞巴的竭力阻撓和搶劫,現在只剩下七部。此 事在益西多吉仁波且所著的大師白瑪鄧燈傳略中有詳載,此傳記現還保存在嘎絨寺中。

   遵照昔日空行母之預言,於金猴年三月初十日,大師白瑪鄧開始為嘎絨寺奠基時,突然天空佈滿了五色的彩虹與光環,花雨自半空紛紛飄落,處處瀰漫著撲鼻的香氣,又遍地響徹著美妙的樂聲。最後彩虹和光環全都融入了寺廟的地基中。大師又親見十方諸佛菩薩,尤其是賢劫千佛全部都融入大殿之中,因此寺廟由此而得名嘎絨(賢劫)千佛寺。經過眾弟子及善信們的努力,三年後完成了三身莊嚴佛土大殿等建築任務。因無偏私之淨相清淨故,大殿內繪有四大教派傳承的壁畫。且所畫用的顏料全為大師掘藏所出之伏藏品。  

  大殿的牆體內作為伏藏安放了大師自達柯的帕烏白瑪(地名)內掘藏而出的一千尊佛像。大師又自朗朗神山掘藏出一千尊佛像,亦迎請入大殿牆體與地下。大師還扛著布袋,站在大殿天窗頂上,鬆開袋口後,只見裡面有數不清的本尊、佛像、法器等紛紛如雨下,逕直融入大殿地基中而不見了。大殿的四根柱子內分別藏有四個大的金剛杵,大師還特別交待,今後這四根柱子無論何如是不能動的。大殿的二樓又懸掛滿了寶瓶以及各種法器,這些也都是大師伏藏中所取來。但一般是看不到的。後來有一位掘藏師甲絨敦根來到大殿後說:白瑪鄧燈祖師真是與眾不同,到處 都掛滿了法器。他問周圍的喇嘛能看見嗎?大家都說看不見,於是他就從腰間取下金剛杵不斷在空中四處敲擊,周圍的人便都聽到了各種法器的敲響聲。最後大師為大殿開光時,各人所見又均不相同,有的人只見到彩虹及光環,有的則還見到每個彩虹光環中都有一尊佛像,更有人還見到彩虹的光輝中無數金身佛像如下雨般紛紛融入大殿當中。於是大師說道:"本寺與穩固天成桑耶寺的神力相等,凡見聞覺知者均將獲得菩提解脫之種。"大師還預言不到二百年的將來,將有漢人弟子來嘎絨寺幫助維建及學法,嘎絨寺所傳承之教法將傳到大海之邊,但在當時,很多百姓都視為奇談,而視為不能相信之事。

  大師在時,新龍地區因部落長官之間發生嚴重糾紛,乃至出現內亂而致地方不寧,經大師親自調解,使得以和解平安,藏官十分高興,送了許多槍支火藥和財物給他,大師將財物全部還給了藏官,槍支則將其砸壞後扔到河裡。大師還宣佈:嘎絨千佛寺中不許住何人帶武器,不許將槍支等作為供器懸掛。新龍平安的消息傳到拉薩後,十二世達賴喇嘛成烈嘉措即惠賜法旨、金印。並委任白瑪鄧燈為藏政府及其上師,同時賜許多耕地和村莊。大師沒有要侍候的人,並把耕地都給予寺廟。 

  十五世嘎瑪巴卡強多吉親自到新龍與大師白瑪鄧燈相見,彼此互為灌頂、傳承,紅白二教融為一體。另外其他教派諸如噶舉(白教)、薩迦(花教)、格魯(黃教)乃至笨波教(黑教)等許多大德法主亦互相參拜、灌頂與傳承,大師都不分教派而容納之。因此出現了不分新舊教別、彼此融洽的良好勢頭。又嘎陀寺、白玉寺、佐欽寺、渣嘎寺、諧慶寺的大德們亦紛紛前來相互灌頂、聽授教誨,作為同心同德之師兄弟,關係非常融洽。

   大師除創建嘎絨寺外,還親自創建了加什德欽寺、加什覺母寺、措嘉寺、索覺母德欽寺、各降寺、所登寺等,還恢復培修了桑耶寺、協瓦拉廳寺、阿吉白絨寺、江堆鄔金嶺寺、俄甫寺等。為笨波教的益西白堆寺之地基也作了加持。總之,大師是不分任何教派差別而皆予以恢復振興。如此以三輪為佛法的昌盛和有利益眾生的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

   第十五繞迥的水猴年(1883年)四日三十日,大師以其利他事業即將圓滿時,於昌台尼隆地方召集眾弟子們道:"世人一生中的錯誤行為,世間八風的偽善影像,談見解時的廢話連篇,參禪時的心神迷亂,行動中的不守戒律,派別之間的你爭我鬥,追求名利的等等行為,是與佛陀的教規格格不入的,必須全部棄之一旁。世間的八風必須竭制,現世的世務必須放下,切莫驕傲與自大,密宗要秘密地修習,慈悲心要與相續心相應。若能如此,則利已利他二事均能自然成功,老漢我亦心滿意足了。蓮花佛說過:'人說對於虔誠信仰者,自有蓮花生睡在你家門邊,我亦 是同樣的,萬望諸位牢記在心上!'"

  如此說完後,即開始向生生世世的正善上師作祈禱,爾後即吩咐弟子們將其居住的帳篷門縫合,七日之內不許任何人入內。從這天開始,大地即開始不斷震動,天空佈滿了彩虹與光環,半空傳來樂器的敲擊聲,香氣瀰漫四面八方。七天之後,弟子們在這諸多的奇特景象中打開了帳篷,只見大師座位上只剩下一大光團,弟子們便哭開了,一邊頂禮,一邊哀哭大師不要離開他們,於是光便逐漸消失,座墊上只留下了大師的頭髮、手足指甲和袈裟。大師卻無影無蹤了。他已沿著聖藏老一輩大成就者事業的軌跡,顯現了舊密佛法的光明大圓滿之果法而成為虹身而去了。

  在寧瑪巴紅教噶陀寺的傳承體系中(嘎絨寺的傳承體系即來自嘎陀寺,在大師到來之前時,噶陀寺的創建者遍智嘎陀巴之傳承法嗣即來此地宏揚發展,嘎絨寺中至今還保存供奉有噶陀寺歷代上師所賜給的吉祥天母畫像等等),都是以修光明大圓滿為主的,從噶陀建寺至今約八百四十餘年,至白瑪鄧燈大師時約七百餘年中,共出了十萬個虹身成就者,且到大師時,大師剛好為這個傳承體系的第十萬個虹身大成道者,這在嘎陀寺的有關譜記中是有詳細記載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