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實現誓願 宏法度生

第一節 因其兒子去世,發厭世出離心,饒益眾生修法的情形

第二節 預示佛法宏揚,賜靈物及教授的情形

第三節 為引眾生生信,身顯神通變化的情形

通常先敘述上師為俄巴等諸有緣弟子,灌頂、講經使其獲得成熟解脫。但,特地

要簡略敘述的是:一、因其兒子去世,發厭世出離[1]心,饒益眾生修法;二、

預示佛法宏揚,賜神物[2]及教授;三、為引眾生生信,身顯神通變化。

 

第一節 因其兒子去世,發厭世出離心,饒益眾生修法的情形

 

瑪爾巴從印度回來酬神後,大部弟子回到各自所依止之處。師徒們遵那若巴的教

誡閉關修持。瑪爾巴在色卡石堡上層坐修。二層是兒子塔瑪多德。下層是一些大

弟子及其餘的兒子們在此閉關修持。母親和瑪爾巴郭勒、帕讓巴瓦金等人為侍從。

父親(指瑪爾巴)將往生奪捨法的教授傳給塔瑪多德。多德對此教授已達到通曉

熟練並獲得把握之際,聽到犬吠聲和敲門聲。兒子(指塔瑪多德)便從窗孔往下

看,見一人身穿白衣,手持弓箭。母親開門出來後,走到那人面前。來人認真地

說道:

 

「一年一度的阿姆秋盱節會後天就要開始辦了。您家上師是施主,是節會和宴會

的會首。按照日前所呈請柬,特來迎請父子倆其中的一位去參加,請務必要去。」

說話時甚為嚴肅認真。

母親以酒菜款待,來人正在飲食之時,母親說道:

 

「你們將節會和宴會同時舉辦一定很出色。過去雖然去了,但這次,上師瑪爾巴

要遵照尊者那若巴的教授,師徒們得嚴守閉關三年,現只有一年。父子倆是不會

去的。只有派其下面有名望的大弟子前去。如何!」一邊說著,一邊熱情地款待

他,他帶著醉意說道:

 

「只請他們父子二人,並非因為沒有坐首席的人。上師要是肯去,我可陪同前往。

若是不肯去,我就走,我可把話捎到了,不要說沒得到信兒。」他甩一下衣服下

擺就離開了。

 

此時,塔瑪多德心中思忖:「我在現世間有善良的父母,叔伯、親友和兄弟,彼

此和睦相處,無憂、無患、無勞心之事,又精通佛法。此次,我去這個節會最適

時,也是上策。若是向父母說明,他們是不會允許的,只有偷著前往。」

 

第三天,山谷中的人們都穿上節日的盛裝,前去赴會。塔瑪多德想趁父母未覺察

時而前往。正想從禪床上起來時,心裡又想道:俗話說,「山峻懸崖陡,利多風

險大,法深魔也精。」若被父親知道,不但要遭到斥責,而且會有遭到魔鬼的危

險。想到此便坐回禪床。又從窗口看見三位滿頭白髮,牙齒脫落的老婆婆說道:

「這洛扎阿姆秋盱的節會,以前我常常去逛,但老是看不夠。現在不知哪天就要

死了。此次去了,還不知能否再去看熱鬧?」拄著拐杖一跛一拐地朝會場走去。

塔瑪多德不知三個老太婆是魔鬼幻化的。他想:像她們那樣的老太婆都要去,我

年青,而且父母健在,又是父母的愛子,為啥不能去呢?想到這裡,突然破關而

出。將一件白披風搭在肩上,便往外走。此時,正碰上母親來送飯。母親說道:

「孩子,你到哪兒去?冒然破關而出是犯戒的,回樓上修法去」

 

塔瑪多德怕被母親抓住便從樓梯往外翻,母親手拿餐具去擋,沒有擋住,只有叫

喊。塔瑪多德心想:「如果母親有什麼教誨我應當聽從。要叫我呆在這兒,我可

得逃跑。」遂象騎馬一樣騎在門檻上。母親心想:「我要抓住他,他若肯聽從的

話,還能繼續閉關修持,若抓不著,不肯聽從,只好囑咐一番。」遂說「好孩子,

聽話,回來吧!」

 

塔瑪多德說:「母親,我如上弦皎潔之明月,父母雙全,青春年少,無病無災,

正適合去看節會。此次,請一定答應我的要求。」

母親說:「那麼你稟告父親了嗎?」

「不必對他說了,對母親您說也一樣。」當他要走時,母親又說道:

 

「孩子,你既然不聽我勸一定要前往,我們母子倆就訂個規矩吧!你要把下面七

件事牢牢地記在心間:第一不要坐首席;第二不要受供養;第三不要作供施贊語;

第四不要宣講佛法;第五不要飲酒;第六不要賽馬;第七太陽偏西就快快往回轉

。」

 

「孩兒一定遵從。」塔瑪多德說完,便想直奔會場而去。母親又派尊者米拉、瑪

巴郭勒為首的四人陪同,並細緻地叮囑再三,便打發他們一道去了。

 

之後,母親獨自一人在家,感到心慌意亂,焦急不安,不由得掉下眼淚來。心想:

我的孩兒以前也曾為利他之法事出門一個多月,我也並未如此不安。此次只有一

天,竟是如此心緒不寧,莫非有了什麼災難。

 

多德師徒一行來到阿姆秋盱節會上,在座的人很多,他們便在上師善知識們的座

尾、眾俗人的座首之間坐下。坐在座首的年長而道行高深的上師看著座尾的人,

懷疑是塔瑪多德,於是派人前去察看後,得知是他,便請他到首席,塔瑪多德不

肯坐首席。坐首席的人們說:「我們坐在瑪爾巴大師公子的上首,無論如何都不

合適的。」於是坐在上首的上師們便各自拿著自己的坐墊像一隊飛鳥一樣移到下

首,於是乎便把塔瑪多德推到首席。因此,他接受了供養;作了供施贊語;一一

回答了善知識們的提問,還講了法。大家得知他對於佛法是精通的。在座的貴族

們依次出來敬酒,由於一再相勸,不得不喝點酒。

 

此時,太陽已偏西了,尊者米拉說道:「師寶!節會與宴會就要散了,往往節會

總是以爭辯結束,臨來時,師母的囑咐已大都違背了。太陽已經偏西,無論如何

得回去。」塔瑪多德說:「阿波吐欽(指米拉)你說的對,我們走吧!」

 

剛要動身回家,多德的舅父牽了一匹名叫白膀烏鴉的馬走來,他是洛扎地區的富

戶,由於有陽萎病沒有孩子。這匹馬也是洛扎地區跑得最快的駿馬,馬上備有上

好的鞍具。舅父說道:「外甥!騎上去。今天你作的供施贊語等說明了你對佛法

很精通了,再賽一回馬,說明你的騎術也很精湛。賽一下吧!」便將韁繩放在塔

瑪多德的手中。多德說:「今後舅父無論吩咐什麼事我皆遵命,此次請勿命我賽

馬,出門前母親曾有些吩咐,大都已違背了,要再賽馬,那就全部失信了。」舅

父說道:「你的母親權勢雖大,但她是我的妹妹。我再不行,也是她的哥哥。你

聽母親的話,為何不能聽我的話。俗話說:『舅父雖落水,但別抓頭髮』(意即

不要輕視他)。所以你無論如何非騎不可。騎後,馬和鞍具等都送給你。」說著

便拉住他硬扶上馬背。多德已無法再推諉,只好賽起馬來。他生得英俊,馬技也

高,佛法與世法兩方面都出類拔萃。這時,很多人前來獻新[3],他也為此略生

舒適快樂之感。米拉說:「師兄!今晨您母親所囑咐之話,都已違背了。俗話說:

『得勝出名速勒馬。』在節會沒散之前,務必請往回走。」多德騎著舅父送的馬,

由米拉牽著,師徒們準備一起往回走。這時,塔瑪多德說:「我不是老朽,也不

是病人不能騎馬,不用你牽馬。你們先走吧!」

 

於是扎巴[4]們走在前面,他們之間的距離逐漸拉遠了。他們從叫作壟巴鹹[5]的

溝裡往下走,路的一邊是急流撞擊的懸崖,一邊是片狀亂石山,中間是黑刺叢林,

叢林中有沙雞窩,馬經此地,馬蹄聲驚動了沙雞母子,七隻沙雞的展翅聲及樹枝

相碰的沙沙聲嚇驚了馬。培瑪多德在馬上一歪,腳便卡在馬鐙中,塔瑪多德被馬

在亂石中拖出一箭多地,頭被碎破了,鮮血腦漿滿地。馬還在不停地奔馳著。恰

巧這時米拉回頭觀看,見馬背上沒人,只有一匹空馬在跑,想塔瑪多德一定被馬

甩了下來。於是他運足了氣跑過去,將馬拉住,拴在樹上。把塔瑪多德的腳從馬

鐙中取出時,他已不省人事了。米拉把他的頭抱在懷裡一看,頭已摔成八塊兒,

腦漿和血直往外流,傷勢很重。沒有別的辦法,只是傷心流淚。當其餘弟子趕到

時,也抓著手腳,喊著名字,放聲大哭。

 

之後,大家商議:「騎不了馬,做個轎子把多德抬回去吧!」大家用供禮中成匹

的綢緞為多德纏頭。正要扎綁轎子時,一陣微風吹來,使塔瑪多德甦醒過來。他

直視著米拉說道:

 

「阿波吐欽,你來得正好,剛才,我被馬甩下來了,可能頭部受了傷,你們在做

什麼?」

「上師,您不能騎馬,也不能行走,我們正準備綁轎子。」

 

「大鵬雖饑,照樣翱翔。試試看!我能不能騎。」解開腰帶,撕成兩半。大家按

他說的辦,用半幅包頭,半幅繫在腰間。

 

「好,請把我扶上馬背。」於是把他扶上馬背。多德說:「郭勒叔叔年長,請您

為我牽馬,其餘二人在左右攙扶。阿波吐欽,您先回去向我父母說明一下我受傷

的情況。」於是師徒們便在後邊緩緩前進。

 

米拉尊者一到家,便直奔石堡頂上,見到師父,頂禮後說道:」師寶!我要說三

句不敢貿然陳述之話。」上師說:「過去你來時,總是高興的樣子。此次,可能

發生了不愉快之事。有什麼就說什麼吧!」米拉還沒開口便雙目流淚,過了片刻

才稟告了詳情。

「這孩子今天去會上了嗎?」

「去了。」

「在何處摔傷了頭部。」

「在壟巴鹹地方摔傷的。」

「此地真是壟巴鹹!」

「現在死了沒有?」

「沒死,隨後就到。」

「傷口是如何處理的。」

「將他的腰帶撕成兩半兒,半幅纏頭,半幅繫在腰間。」

 

師父說:「這是我們父子倆將要分別的預兆。昨晚我夢見一位在家人,他說:『

那若巴大師吩咐,叫你把心臟取出交給我帶回。』我認為應遵從師命,即時將心

取出交給他。他很高興,把心臟裝進頭蓋骨內,用鉞刀蓋著便走了。又夢見曼陀

羅中央破裂,日、月從虛空中隕落,熱嘎達[6]湖水乾涸。現在我去也不頂用了。

要是不去,我們父子一場。可憐他,我還是去吧!」於是父子倆在拉野地方見了

面。

 

「今晨我因看節會,頭部受了傷,請看看要緊不。」說著將頭投入父親懷裡。父

親將纏的帶子解開一看,頭蓋骨已摔成八塊兒,腦膜破裂,血漿四溢。心想他已

不能耽擱多久了。這會兒多德已氣[7]生變態,神志不清。父親便將其頭抱過來,

放在右側懷裡,對著耳朵為他唱轉生[8]祈禱歌。歌道:

「我兒塔瑪多德崩,

為父有言聽心間,

你父瑪巴譯師我,

曾經三次赴印地。

恭敬依止具德師,

那若、麥哲尊座前,

廣學續疏和教授,

釋四灌頂之樞要,

殊勝往生奪捨法,

毫不隱瞞給兒傳。

續疏連同其教授,

能否憶持多德崩!

通常一切有為法[9],

無常[10] 壞滅是規律,

孩兒幻身難常存,

突如其來遭魔難,

白螺輪般顱骨已損傷。

白綢般的腦膜已破裂,

腦中諸佛會眾已散離,

孩兒幻身壞滅是真諦,

你父本是天界曼陀羅,

靈魂宜從梵天道中出,

此次往生父親之心間!」

 

父親唱此歌時,母親在家裡聽到後,心想:上師在石堡頂上修行,現為何在拉野

唱壽轉祈禱歌。可能是我的孩兒遇到魔難。急速來到拉野,看見兒子披頭散髮、

頭破血流、倒在父親懷裡。見此狀遂即暈死過去。甦醒後,便對瑪爾巴說道:「

您精通八支療法[11],孩兒能否有救?」上師道:「我雖精通八支療法,但無首

之屍是無法醫治的。正如人們所說:『三界有情氣數盡,三世佛陀也計窮。』我

是治不了的,若是你行,你來治!」說著便將兒子的頭放在母親懷裡,又說道:

「『一銅瓢水,只有魚眼大的一點油花,還灑在牆邊了。』孩子本來在家閉關修

行,卻放出去看節會,不是你,還有誰?總之婦人之見猶如『山羊引路,雪豬守

哨,灰塵作山標,酥油擋陽光。』沒有不壞事的!」說畢埋頭而坐。

 

母親心想:我沒有什麼過錯,現無暇爭辯,否則怕對孩兒投生有障礙。上師是個

痼習己見之人,又是孩子的父親。即便不能往生,我是生他身心的母親,出於悲

憫之心也得為他作往生法。於是母親嘴對著兒子的耳朵,哭著念起壽轉祈禱歌:

「一切三世諸佛陀,

殊勝化身活佛寶,

具相瑪巴大譯師,

弟子向您行敬禮!

吾兒多德聽心間,

兒將從此到彼岸,

有為三蘊將壞滅,

恐怕尚且存憂慮。

你父譯師瑪爾巴,

曾經三赴印度地。

不惜生命去求法,

依止許多具德師,

依止那若師座前,

耳傳教授都聽全。

毫無保留傳給你,

現在還能銘記否?

那若大師諸教授,

現在還能把握否?

殊勝往生之教授,

現還能生信念否?

你對無生大手印,

現在能持等引否[12]

你對往生奪捨法,

現在還能把握否?

有為血肉之身軀,

壞滅、無常似彩虹,

幻化之身難永存,

你母乃是無我女,

三世諸佛之生母。

八瓣蓮花獅子座,

日月蓮花之寶墊,

坐著聖人瑪爾巴,

幻化九尊喜金剛。

靈魂可從梵天道,

轉趨到我的心間。」

 

母親唱此歌時,塔瑪多德記憶力已消失,連一句話都未聽到,由於母親流下來的

如豆粒般的一滴眼淚,落入塔瑪多德耳中加上近取之緣,使塔瑪多德又甦醒過來。

他眼睛注視著雙親,想:請母親再重唱一遍往生祈禱歌。塔瑪多德說道:

 

「阿波吐欽!請您扶我起來。」將其扶起後,他自己把裂為八瓣的腦袋捆合在一

起。又說:「阿波吐欽,我面部有些不舒坦,請您給我擦一下!」米拉尊者用自

己的衣服為他擦了臉。多德又說:

 

「我這一生很想報答父母之恩,如今不但沒報答,反使父母憂傷,為解除父母悲

傷,我有三句話要稟告雙親,請您幫助我一下。」

尊者說:「請不要這樣說,這對您的壽命是有危害的!」

 

多德說:「阿波吐欽!何謂生命之障礙,難道這還不是災難嗎?一切有情要走之

大路,今天輪到我的頭上來了,我也要走了。如同走到拉絲孔般狹窄的險路,那

便是可怕的中有世間,一切眾生大部得去經受恐怖煉獄之苦。我依仗父親瑪爾巴

的恩德,有了自由投生的法力,不必去受那中有之苦。總之,既得到人身,不去

奉行佛教,實在可悲!沒有別的辦法,只有請父母不要哀傷。阿波吐欽,請您幫

我向父母獻一首歌。」歌云:

「尊者是三分時上師寶,

您與大金剛持無分別,

父是幻化九尊喜金剛。

母是生諸佛之無我女。

我向父母恭敬來頂禮!

請給孩兒灌頂賜加持。

兒我即將由此去彼岸,

已不存在悲憫與膽怯,

未報父母大恩今死去,

孩兒雖死心中也不安,

然而無裨於事命即終,

故請兩位雙親莫憂傷。

父親所講密乘之續疏,

至今尚能銘記在心中。

密乘便道那若之六法,

直到現在我尚能掌握;

殊勝和合往生之教授,

至今我還能夠生信念;

無生大手印法之妙旨,

至今我還能夠持等引。

殊勝往生奪捨之妙法,

直至今日尚且能掌握;

敬請二位雙親勿哭泣。

無生遠離戲論大手印,

一切蘊界諸識生長處,

天與天女自性已明顯,

能、所往生均與依處離,

願能往生無生法界中,

不希隱入父母之心窩,

也不期望靈魂逆向行。

上師那若、麥哲的續疏,

請傳俄頓、吐欽諸弟子,

你們要將佛法廣宏揚,

我雖在世所為亦唯此。

臨死之前只以此事托。

我的雙親及其諸弟子!

今生今世難以再相見,

但願來世能在烏仗那[13],

空行淨土我們定重逢!」

塔瑪多德以歌報答父母后,瑪爾巴說:「我兒在世,全境風調雨順,五穀豐登,

家給人足,根除瘟疫,家畜興旺。特別是不經觀修即生成佛的往生奪捨法,已在

西藏土地上得以宏揚。對眾生獲得幸福很有效益,但不幸你卻遭此魔難。」

 

後,將塔瑪多德迎至家中,父母及其諸師兄弟圍著他而坐。一些具信的女弟子白

姆等請求為利益眾生,而修往生奪捨法。塔瑪多德說:

 

「那麼為使不經觀修即生成佛的往生奪捨法,能在藏區廣為宏揚,你們去找一個

潔淨而無傷痕的兒童屍體來!」說罷,弟子們便分頭四處尋找,因為不經觀修即

生成佛的往生奪捨法,在西藏沒有宏揚的緣份,找不到一個沒有傷痕的男孩屍體。

一個密乘弟子背來一具因得癭瘤病而死的老嫗屍體,並請求道:「請往生在此屍

體中。」塔瑪多德說:

 

「這屍體因不能作利生事業,我不轉趨。」沒有作往生法。又一個牧羊弟子,在

一座破敗不堪的廟中,找到一個因被鷂子追趕倏然而死的鴿子。拿回來請他作往

生法。多德說:

 

「往生到鳥禽軀體中,怎麼能利益眾生!致使我的投生越來越低,對你們有什麼

好處?我決不往生到鴿子身上。」不願轉趨。於是一些弟子及牧羊人產生了邪見,

遂誹謗道:

 

「聖者瑪爾巴譯師,說有即生即身成佛的密訣,不是真話,過去瑪爾巴所作的,

大概是幻術!」多德聽後說:

 

「從印度翻譯之佛法,豈有不真實的,尤其我父所傳之佛法,豈有不真實的,不

要對上師生邪見,若對上師生邪見,便是墮人惡趣輪迴之因!現為宏揚佛教,特

別為表明我父所傳之法,極為純正,又為牧羊人等不墮入惡趣,我要往生到鴿子

身體中,我正在修生起次第[14],收攝圓滿次第後,再行往生法。因在修生起次

第中作往生法則犯殺害本尊之罪,我要結束圓滿次第了。把死鴿子放在我枕頭上。

擺上供品!」眾人遵命擺上供品。塔瑪多德觀想生起次第時,喜金剛變化九尊清

晰明亮,一切凡夫都親眼看見了。當收攝圓滿次第後,作往生法時,多德已無生

氣,而鴿子卻微微動彈了。當多德嚥氣時,鴿子猛然站起抖摟著翅膀,向父母作

頂禮之狀,並繞行三周之後,便朝卓窩隆溝頭飛去。瑪爾巴說:「孩兒回來!」

便往回轉,圍繞色卡石堡轉後,便落在父親右肩上。父親說道:

 

「達美瑪!今後,我們只有指望鴿子了,把它迎到佛堂裡去,獻上供品。」遂即

將鴿子迎至頂樓,呈獻供品讓其安住。同時準備安葬及焚化事宜,並建起焚屍亭。

瑪爾巴與諸大弟子共修火祭法。這時,從四面八方放射出八種不同之光,天與非

天之聲,各種各樣樂器演奏聲,天降五彩繽紛的花雨等等交相輝映。在場的人都

親眼看到了。

之後,將往生的鴿子迎至五彩路。瑪爾巴說道:

 

「兒子!你轉一下焚化亭。」鴿子遵命轉了焚化亭,在場的人們都感到非常驚奇!

因此,在他們的心目中,都視瑪爾巴父子倆為佛陀。正在這時,母親達美瑪突然

不見了,不知到哪兒去了。她正在往焚化亭裡跳時,被扎巴們抓住,母親說:

 

「縱然不讓我跳入火中,也得讓我轉一下兒子的遺體。」說畢悲傷地哭訴一番。

大弟子們攙扶著轉了遺體。當時,聚集在此地的人們沒有一個不掉淚的。此時,

瑪爾巴大師心中也有些悲傷。

 

前些天,有一對老夫妻,僅有一個兒子,兒子死時,瑪爾巴為使老夫妻倆不過於

悲傷,宣講了許多佛法。並說:

 

「你倆猶如夢中得子,兒子死了生起痛苦。其實根本沒生兒子。豈能有死兒之苦。

你倆的兒子與夢中之子無區別,全都如夢,如幻。不要悲傷。」

於是老夫婦倆來到瑪爾巴面前勸慰道:

 

「上師!我老兩口的獨生子死時,你曾勸解我說,一切如夢,如幻,不要悲傷。

您現在還有以塔瑪桑登為首的六個兒子。塔瑪多德之死,也如夢,如幻,請您不

要悲傷!」上師說:「是的,我以此語向你倆宣講了空性法,我沒有執著諸法諦

實的苦惱。你倆的兒子,初時奪取你們的精力和飲食;中間耗費去你們的錢財和

產業;最後還要使你們墮入三惡趣。他與我兒不同。我兒要不死,有助於佛教,

有利益眾生。他是『夢中之奇夢,幻中之奇幻。』」

 

當佈施僧眾、禮佛供神等結束之時,瑪爾巴又入定觀察多德在何處宏法利生,知

其在印度之後,便給鴿子設供並作了吩咐,在集市上人們看得到的地方將鴿子放

往印度。

 

瑪爾巴在入定中又說:「達美瑪!收起舊供,擺上新供,我的兒子走錯了路。」

雙手合十蒙頭入定。

下午,鴿子帶著疲倦的樣子,鑽入父親的懷中。瑪爾巴說:

 

「今晚將鴿子迎入經堂,擺上供品。」眾人遵命將鴿子迎入經堂供養。次日清晨

在大眾聚會之地又將鴿請出來。父親說道:

 

「兒子,你昨天走錯了路,左邊那山。如毒蛇蜿蜒爬行之狀,若到此處,即到了

外道禪院,此處去不得。右邊那山,如大象在柵欄裡,沿此道而行,走到山脈的

盡處,有本尊所顯之光引路,可隨之而行,便可到屍娃萃寒林[15]。在那兒可遇

到有人送葬,約有一個十三歲的婆羅門[16]屍體,你就往生到此屍體中,是可饒

益眾生!」鴿子聽了以後,繞父母飛行三周,作辭別狀點頭三次,遵從父命飛去

了。眾人皆為此而流淚,並對奪捨法[17]產生了信念。眾人視瑪爾巴如親見佛祖。

 

此後,鴿子遵照父親囑咐而行,沒遇到一點障礙,便到了屍娃萃寒林。恰遇婆羅

門夫妻倆的獨生子死了,前來送屍體,當送葬的人要作屍供[18]時,多德立刻作

奪捨法。屍體便站了起來。送葬的人們都驚駭起來,多德前生仗父親之恩,略懂

一點印度語,說道:

 

「我不是詐屍,是活轉過來了!回家吧!」大家驚喜若狂,認為是奇跡!便結伴

回家。過去和他玩耍的朋友們說:「他沒有死,就在眼前。」鄉里的人們說:「

他去寒林修法事去了。」回家後看到雙親,父母氣阻已昏迷,當清醒過來時,知

他死而復活,真是萬分歡喜。便問送葬的人他是怎樣活轉過來的?他們說:「在

孩子的屍體邊飛來一隻鴿子,它的頭一歪便死了,孩子便活轉過來了。」父母和

過去一樣疼愛和哺育孩子。而孩子比過去性情更溫和,更喜愛佛法,孝敬雙親,

慈愛窮人,敬奉三寶,精進善事。當父母得知不是自己的兒子時,便問了他。多

德將由鴿子奪捨到其子的屍體等詳情一一講述了。印度語把鴿子叫「底普」,這

又是奇跡,故稱其名為「底普巴」。不視為兒子,當作上師看待。老夫妻倆服侍

他。他老兩口如同有親生兒子一樣受益。後來他出了家,在聞、思、修[19]方面

有所成就,成為德行高深的聖人。此人名為底普密咒主[20]。關於印度的一些往

事,後經底普巴宣講由日瓊巴傳出。

 

之後,將多德的焚化亭打開,見顱骨片上有勝樂金剛五尊的形象,身語意所依的

捨利也出現很多。一些漠不關心的人說:

 

「繼承瑪爾巴大師後嗣的還有六個兒子,佛法傳承也有很多賢德大弟子。從這些

使人信服的奇異的奪捨法和奇特的舍利子來看,塔瑪多德死了比活著更能利益眾

生。」

 

以前不曾來過的各處弟子,都來獻供品,弔唁塔瑪多德。此時,他的母親達美瑪

非常悲痛。諸弟子聚集一起為塔瑪多德作定時祭祀,在祭祀中瑪爾巴說:

 

「達美瑪!不要使各地來的僧眾也傷心。本來一切有為法性就是如此,不是為我

們而特別出現的,並與我師父的授記相符合,你這樣不但對兒子不利,自己也煩

惱,也妨礙為別人說法,要向老夫妻倆那樣對待兒子之死。現在不要悲傷了。」

並唱了一首為她解憂之歌:

「頂禮!具大恩德諸上師,

說法即能領悟智慧女,

我與達美瑪你來商議,

生起覺悟並將煩惱降,

辛勤哺育之子多德崩,

如今已升極淨光[21]天界,

功德可與先哲相並列,

念、欲、幻化明白憶心間,

世間沒有令人悲傷事,

一切有情均無親與疏,

慈愛哺育眾生,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運用金粉所寫諸經典,

佛像、佛經、寶塔諸供品,

均是為了多德而施設,

多德已升極淨光天界,

聖物無主如虛空彩虹,

若能領悟其雖現而空,

既然現已沒有供奉處,

請供諸位大德,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受苦受難所得密經疏,

總攝諸法精要之教授,

深奧《密集》[22]經典之要義,

聲明之學誦讀及譯法,

雖然均已傳授多德兒,

但他已升極淨光天界,

法無主如伏藏[23]的書題,

若能領悟佛法平等性[24],

應當傳授大眾,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節儉所存衣食和財物,

各處信徒所供牛羊群,

雖然都為多德而積攢,

但他已升極淨光天界,

財帛無主象地下寶藏,

牲畜無主如草原野獸,

若能領悟珍寶大手印,

對其撫養確實無意義,

請你普施大眾,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昔,達美瑪!

家鄉北薩城堡和田園,

及其米拉所修之上堡,

雖然都為多德而建造,

土堡無主如干達婆城[25],

若能領悟境相空如幻,

對其貪愛確實無意義,

捨愛城堡之心,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父系母族摟之於胸前,

憎恨仇人棄之於背後,

雖然均為多德而造作,

但他已升極淨光天界,

若悟諸相皆是從心起,

親疏敵我也即無分別。

一切觀修法身,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本來一切有為法性相,

最後無一能夠得恆常,

況且你我之子多德崩,

我們只是暫時關係斷,

此乃無法挽回之果報,

無需為此苦惱,達美瑪!

解除思子之苦,達美瑪!

自身要作之事唯佛法,

要以悲憫護持諸眾生,

對於我們所剩六孩兒,

彼等住持佛法雖無望,

請如多德愛憐並撫養。

解除思兒之昔,達美瑪!

那若大師之預言,

我的弟子及傳承,

如同上弦之望月,

日趨一日往上升,

完成佛教眾生事,

噶舉教派得昌盛。

心情舒暢,達美瑪!

除思子苦,達美瑪!」

唱完道歌之後,師母達美瑪等人,都得到安慰,對一切修持發揮了效益。

TOP

 

第二節 預示佛法宏揚,賜靈物及教授的情形

僧眾、弟子們全都來為多德修週年祭供法會,在法會上,諸大弟子向大師(瑪爾

巴)稟道:

 

「師寶,師兄(多德)如同三世佛陀,我等眾生之福德所不能及。師父您年事已

高,今後噶舉派將如何宏揚,我等弟子的教化功業如何?情給於授記。」師父說:

 

「我們乃那若班欽的法嗣,對於緣起不但精通而且得心應手。關於宏揚噶舉派,

那若班欽也有很好的預言。你們諸大弟子各自去等待夢兆吧!」於是,諸大弟子

各自去等待夢兆。大家雖然都得了好夢,可是都沒得到預言。米拉尊者得到「四

大柱」的夢,便來到上師尊前將夢情作如下稟告:

「依照金剛持吩咐,

昨夜人睡得一夢。

夢中詳情稟師尊,

請師暫且聽一聽。

廣闊瞻部洲[29]北方,

聳立雄偉之雪山。

雪峰高聳觸雲霄,

日月環繞雪山頂。

光亮充滿著虛空,

山麓婉蜒遍大地。

四方江河齊奔瀉,

水使眾生得滿足。

河水流歸於大海,

百花絢麗又芬芳。

總之夢境是如此,

稟告上師三世佛。

夢見氣勢磅礡之雪山,

東方豎有高大柱一根,

獅子做然挺立大柱上,

雄獅青綠長鬣多而密,

獅子四爪雄踞雪山地,

獅子眼睛威視藍藍天,

獅子縱跳於那雪山巔,

稟告上師三世佛尊前。

夢見南方豎立有大柱,

柱頭之上老虎甚威嚴,

老虎斑紋粲然多而密,

夢見老虎三次笑開顏,

老虎四爪盤踞在林苑,

老虎眼睛仰視藍藍天,

老虎跳躍在那山林間,

夢見松林鬱鬱連成片,

稟告上師三世佛尊前。

夢見西方豎立有大柱,

柱頭之上大鵬在盤旋,

鵬鳥羽毛美麗多而密,

鵬角揚起直插九重天,

鵬眼仰望蔚藍之天空,

鵬鳥展翅翱翔在空間,

稟告上師三世佛尊前。

夢見北方豎大拄,

柱上鷲鳥在飛翔,

鷲鳥羽翼多而密,

鷲鳥築巢岩石間,

鷲鳥養育一鷲雛,

其他小鳥佈滿天,

騖鳥仰望蔚藍天,

騖鳥翱翔在雲端,

稟告上師三世佛。

這樣夢境之緣起,

想是吉祥之徵兆,

我甚歡喜心智明,

請師預示把夢圓!」

師父甚喜,連說:「夢得好!」又對師母達美瑪說道:「快去準備一個精美的會

供輪!」於是師母去籌辦會供的用品,並招集各大弟子都來聚會。在一個很精美

的會供輪會席上,師父說道:

 

「米拉多傑堅參作了這樣一個好夢,真稀罕!」諸大弟子請求師父將夢的含義加

以分析,並預示未來。大聖人,大譯師引用鼓音王調的韻律,唱了一首長歌,為

諸弟子預示未來佛繁榮昌盛,講解夢中四大柱的意義。唱道:

「三世諸佛眾生怙主!

頂禮!班欽那若師!

在座諸位大弟子,

夢中徵兆所啟示,

奇特希有之授記。

且聽為師來宣示:

夢見世界北方之大地,

乃指藏上所宏之佛教;

大地聳立雄偉之雪山,

乃指噶舉教派及為師:,

雪山峰頂高聳觸雲霄,

象徵我派正見無匹敵;

夢見日月環繞雪山頂,

即是光音智悲大修持:

夢見光亮充滿虛空間,

悲心清除無明之黑暗;

山麓婉蜒遍及到大地,

預示我派佛業大普及;

夢見四方江河齊奔瀉,

乃是成熟解脫四灌頂;

夢見水使眾生得滿足,

象徵徒眾成熟與解脫;

夢見河水流歸於大海,

極光淨天母子相會聚[27];

夢見百花絢麗又芬芳,

即是體驗、無過之正果。

此夢並非惡夢而至善,

在座諸位僧人及門徒!

夢見氣勢磅礡之雪山,

東方豎有高大柱一根,

乃是堆地促敦旺額也;

獅子傲然挺立在柱上,

他的習性猶如獅子般;

雄獅青綠長鬣多而密,

是他得到耳傳之教授;

獅子四爪雄踞雪山地,

是他已發四種無量心[28];

獅子眼睛威視藍藍天,

是和六道輪迴相告別;

獅子縱跳於那雪山巔;

是它安然前往解脫洲;

東方之夢是吉不是凶,

在座諸位僧人及門徒!

夢見南方豎立有大柱,

乃是雄地俄頓卻多爾;

柱頭之上老虎甚威嚴,

他的習性猶如猛虎般:

老虎斑紋粲然多而密,

是他得到耳傳之教授;

夢見老虎三次笑開顏,

是他已能識別三種身[29];

老虎四爪盤踞在林苑,

是已成就四種功德業:

老虎眼睛仰視藍藍天,

是和六道輪迴相告別;

老虎跳躍在那山林間,

是他安然前往解脫洲;

夢見松林鬱鬱連成片,

象徵法嗣延續不中斷。

南方之夢是吉不是凶,

在座諸位僧人及門徒!

夢見西方豎立有大柱。

是藏絨地梅敦村波也;

柱頭之上大鵬在盤旋,

他的習性猶如鵬鳥般;

鵬鳥羽毛美麗多而密,

是他得到耳傳之教授;

鵬角揚起直插九重天,

那是已斷見修之謬誤;

鵬眼仰望蔚藍之天空,

是和六道輪迴相告別;

鵬鳥展翅翱翔在空間,

是他安然前往解脫洲。

西方之夢是吉不是凶,

在座諸位僧人及門徒!

夢見北方豎立有大柱,

那是貢塘米拉日巴也:

柱頭鷲鳥凌空在飛翔,

他的習性猶如鷲鳥般;

鷲鳥羽翼美麗多而密。

是他得到耳傳之教授;

夢見鷲鳥築巢岩石間,

他的壽命比石還要堅;

夢見鷲鳥養育一鷲雛,

是他無以匹敵世無雙;

其它小鳥佈滿虛空間,

噶舉派教興盛揚天下;

夢見鷲鳥仰望蔚藍天,

是和六道輪迴相告別;

鷲鳥展翅翱翔在雲端,

是他安然前往解脫洲。

北方之夢是吉不是凶,

我為在座諸位把夢圓。

為師應做之事已做完,

現該爾等門徒去旋展。

若肯信賴為師我之言,

將來修持、法門得宏傳。」

上師講完後,與會者無限歡喜。

 

於是上師為諸大弟子們打開了妙法與教授寶庫之門。白天為他們宣講,夜裡讓他

們觀修。大家正修得火熱之際,有時弟子們組織會供。一次,梅頓從外邊回來作

第二次會供,在會供席上,梅頓說道:

 

「上師,塔瑪多德師如佛一般,是我等福澤所不能及。上師您自己如日月一般,

以俄巴為首的心傳大弟子,如行星巡繞著日月一樣,圍著您轉。使得密乘教的光

芒普照四方,真稀罕!因此,在今晚僧眾的會供席間,請將您的事跡作一首道歌

唱給我們聽,以便我們傚法。」瑪爾巴深知梅頓對於教法非常嚴謹,遂唱道:

「上師與那不動佛無別,

安住我的頭頂為莊嚴。

今在宣講密宗法會上,

瑪頓確吉羅卓為師我,

需將往事作歌唱一番。

耳聞聖地之名赴後藏,

來到吉樣繆古隆寺院。

猶如災年餓鬼吞食般,

勤奮修習密宗整三年。

如此猶恐年華虛度過,

心想前往南方尼婆羅,

痛感法匱如渴思水般,

有朝一日我能懂佛法。

有求法者必定賜與他。

受苦捨命求得之佛法,

深奧教誡泯沒實可惜!

除了梅頓、俄敦二人外,

未對他人宣講密經義,

虔誠求法之人要宣講,

無論有無財帛與供養,

從前不曾隱藏和保秘。

沒有一點財帛之吐欽,

與那恭敬侍奉的俄敦,

傳授教誡不分親與疏,

都按戒律修持佛妙法。

我為求法力行受艱辛,

不曾浪費錢財和珠寶,

手中拿上黃金八十兩,

為那殊勝依處作供養,

供養恩德無比之上師,

為那殊勝聖地作供養。

弟子所作供養和侍奉,

我以無量佛法來報答。

佛法精要親自去修證,

應使眾生得到大裨益。」

梅頓聽罷道歌後,產生信念並萌發宏大心願。

一天晚上,瑪爾巴正在進行無我母甚深灌頂時,他思索諸弟子中何人適合教授何

法會有所建樹,便將那個法傳給那個人。等來日黎明時,觀察他們的緣起後再定。

黎明,於光明(定)中觀察諸大弟子,看見俄敦卻多在為一些人講解《喜金剛續

疏》。堆﹒促敦旺額在修往生法;藏絨﹒梅頓欽波在修光明法,尊者米拉日巴在

修臍輪火。因而得知各人對何法有緣及其功業所在。他通過六邊四理為俄敦傳本

續,如珍珠串般之教授。並傳給他那若巴六莊嚴[30]紅蓮寶石本尊象,燒施用的

圓勺及印度註疏的經卷等等。同時,吩咐他說:「通過說法去普遍饒益眾生吧!」

 

他傳給堆﹒促敦旺額往生法,如天窗頓開鳥即飛之教授。又賜給他那若巴的頭髮、

指甲、甘露丸[31]、五部佛冠等等。並說:「去修煉往生法吧!」

他傳給藏絨﹒梅頓欽波光明法,如黑暗之中點燃酥油燈之教授、又賜給他那若巴

的金剛鈴、法鼓、貝殼裝飾的顱骨等等。並說:「要斷除中有。」

 

他傳給尊者米拉臍輪火法,如劈柴燃火之教授。又賜給他麥哲巴的帽於,那若巴

的衣服等。並說;「到岩石山中和雪山聖地親身觀修去吧!」

 

此後,在全體僧眾會供席上,上師說:「我依照你們各自的緣分而傳給你們不同

的教授,你們對弟子傳承,最主要的是應從各自所得之教授讓其受益並廣利有情,

以成就聖業。多德已故,我將噶舉派祖師的教授及傳承的加持力都賜給你們了,

要盡力為之,利生事業定能興旺。」

後,在梅頓作第三次供養的會供席上,梅頓說:

 

「師父,今天請您悲憫我,將班欽那若的主張及您親身之體驗,請以定下之見地

作歌!」因為瑪爾巴知梅頓對於佛法一貫非常嚴謹。於是說道:

 

「我也想唱一首你所期求之歌,你也曾將財帛供養於我受用。我對佛法之程序和

修持很重視,直到真正廣泛掌握才算滿足。唯有對教授不要過於嚴謹,對善信而

不踐踏佛法之眾生,則應廣傳灌頂及教授。」為回答梅頓的期求和廣傳教授而作

歌云:

「大樂自在眾生主!

化身雙運赫嚕迦![32]

各種舞姿皆具足,

空樂雙運俱生前頂禮!

見文即能解其義,

略示即懂之士夫,

耳聞即能得解脫。

無須詞語來表達,

惠施無漏之智慧。

行動安樂之剎那,

如此則是無煩惱,

有漏[33]之心不信解,

乃是空樂三昧[34]流。

置於無分別之心,

如佛之師所教導。

另一派又這樣說:

具有法相之明妃,[35]

各種技藝都嫻熟。

生者猶如箭頭鳥,

如此持續去修習,

怎生貪戀之惡習,

心續本來即清淨,

突然之因不能壞,

猶如虛空是無為,

此非顛倒之真理。

心中所作明無垢。

能取灰塵無所緣。

《訣竅續部》[36]雖熟練,

生命行至臨終時,

便要隱沒到彼岸,

因此不能再受生。

自心本性如虛空,

勿被霧之尋思沾,

這是那若班欽講,

依教之規而修習,

如蛇放入竹筒中,

身不勞作不動彈,

心中貪戀之煩惱,

如中要害之疼痛,

離功之心不散亂,

心之本性原本空。

猶如以錘毀萬物,

目染、身受、心念之,

即刻能夠得解脫,

此義好好來領悟,

這是大印修習歌。

若是妙法能利他,

不應死守,梅頓巴!

對於有緣之眾生,

不要嚴格守秘密,

口訣教授及時傳。」

 

此後,諸大弟子各回自己的寺廟去了。師父對尊者米拉說:「你可在這兒多住幾

天。」米拉遵從上師之命住下。瑪爾巴以往沒將口耳相傳的教授,傳給其他具緣

弟子,他遵照那若巴的授記,只能傳給米拉尊者。因此,將勝樂空行耳傳之灌頂、

教授及一切支分、連同秘籍等均傳給他了。另外還傳給他耳傳的頌詞等,廣作教

誨之後,為他唱了如下之道歌:

傳承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空行才算真正有;

祖師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底羅尊者才算真正有;

上師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那若尊者才算真正有;

教授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耳傳教授才算真正有;

觀修成佛普遍有,

不經觀修成佛更稀有。」

米拉尊者聽後說道:「咱們的傳承及教授,在印度、西藏都很聞名。因此,師寶

在西藏之盛名與先輩祖師無區別。尤其您的事跡及其對上師無限敬信之心在印度

也很有名望。」

瑪爾巴說:「咱們的傳承及教授在印度是聞名的。正如你所說,我對上師無限虔

誠是出名的。這個名聲不傳出來也是不可能的。」遂唱道:

「我的傳承美名傳,

是因具有空行法眼故。

祖師美名天下傳,

只因底羅他是唯一佛。

上師美名天下傳,

因為那若他是法之炬。

我之美名天下傳,

因是那若心傳大弟子。

教授之法美名傳,

耳傳教授好似如意寶,

其它教派無此殊勝法。」

 

米拉尊者得到其它教派所沒有的殊勝之耳傳教授,如同寶瓶裝滿水一樣,飽學瑪

爾巴各種教授而心滿意足。因此,雪域之地佛教如太陽東升,解除一切有情的無

明之黑暗,智慧之光普照,如同白晝。

TOP

第三節 為引眾生生信,身顯神通變化的情形

米拉尊者離開上師之時,瑪爾巴問:

 

「上師我的身可顯現各種佛身,或者現四大種,[37]或者什麼也不現,或者如彩

虹相,或者如光明相,顯示種種神通變化,你看見了沒有?相信嗎?」米拉回答

道:「看見了,不得不信服。我自己也想經過修習能夠達到如此境界。」

瑪爾巴說:「是這樣!弟子。現在你要走,就走吧!」

米拉尊者便回自己的家鄉去了。

 

此後,瑪巴郭勒等一些弟子,也見到了上師顯現出歡喜金剛、勝樂金剛、密集、

金剛亥母等佛像。遂請問上師:

「怎麼了?」

師父說:

「就是這樣。」

又問道:

「究竟是怎麼了?請師父啟迪。」

師父又說:

「我在觀本尊的生起次第與你們的淨相二者同時出現而產生此相。」

 

一些人看瑪爾巴大師的臥室及其他住處,都沒見其真身,只見亮錚錚一條金條。

有人看到清水在盤旋;有些人看到烈火在燃燒;有些人看到彩虹;「有些人什麼

也沒看到;有些人看到聚成的光團等等出現的種種情景不一。人們都來問道:

「這是何故?」

瑪爾巴說:

「你們在夢中出現此情景,將問何人?」

弟子們回答道:

「當然要請教上師您本人,請上師解說!」

「此乃是我身體之脈、風、明點[38]轉為精華,仍歸原處,與你們淨相同時

所生的境界之緣故。」遂即唱道:

 

「依止的脈與那動之風,

還有莊嚴菩提心之馬,

平等一味之鞭去抽打,

光音[39]無往無復而奔馳,

有緣能見種種境界相。」

 

瑪爾巴又憶起前世,曾騎猛虎漫遊森林及屍陀林。今後如能展轉運用遷識奪捨法。

死亡之詞將不會存在。但那若大師說,我在烏仗那空行淨上更有利益於利生事業,

招我前往。遂遵命答應前往。從此他對過去、未來預知無阻,從房中外出,或從

外人內,不走門及階梯,凡所要去之處,皆能無阻礙到達。他的兒子貝歐說:「

門及牆壁也阻擋不住我父親的行動,要想約束他是不可能的。」他已到了一切無

阻礙的境界了。在現證調伏一切眾生,顯示出無量驗相和神通變化之後,師母達

美瑪化為光明隱沒在尊者的心間。

註釋

【1】出離—四諦十六行相之一。脫離如獄三界輪迴,安然往趨涅磐樂處。

【2】神物—靈物。宗教信為有神力的東西,如捨利及喇嘛、活佛用過的衣物等。

【3】獻新—在新鮮飲食未用之前,首先取以供神的部分。

【4】扎巴—僧人之總稱。

【5】壟巴鹹—鹹,意為不好,壟巴,意為地方。意為不祥之地。

【6】熱嘎達—梵語音譯,血之意。

【7】氣—藏醫所說人體三機能之一。

【8】送往生—佛教徒於人初死時誦咒使死者靈魂往生淨土之法。

【9】有為—有為法。眾多因緣和合造作所生事物,如五蘊所攝諸法。

【10】無常—壞滅之法,自身剎那遷流。

【11】八支療法—藏傳醫學分疾病為八支:全身病支、兒童病支、婦女病支、魔

鬼病支、創傷支。中毒支、返老支和壯陽支。

【12】等引—修定時一心專注入法無我空性所引生的禪定。

【13】烏仗那——古印度因陀羅菩提王國名。

【14】生起次第—為求淨治四生習氣,解脫凡庸見、聞、覺知之縛,現見本尊、

真言、智慧本性而修習之瑜伽。密乘中修習本尊三身為生起次第。

【15】屍娃萃寒林(屍陀林)—古印度八大屍林之一。

【16】婆羅門—梵文音譯,古印度的貴族僧侶階級名。

【17】奪捨—迷信說使靈魂進入別人屍體的一種法術。

【18】屍供—在屍林中宰割屍體作為供品,誦經以供神祭鬼的一種宗教活動。

【19】聞、思、修—從他聽聞心有領會為聞;依教依理如法思考所聞意義,生起

定見為思;反覆熟練如是聞思所生定,掃除疑惑為修。

【20】底普密咒主—古印度一大成就者名。

【21】極淨光—二禪天之上層。生於此中諸天,所發光明,照耀其他天處,故名

極淨光,亦稱光音天、極淨光天。

【22】《密集要義》—彙集密乘道果全部秘密要義之法。

【23】伏藏—從地下挖出的佛教經文。

【24】平等持—空性、佛家所說遍子一切事物的真理。

【25】干達婆城—梵文音譯,尋香城。喻如海市蜃樓,比喻虛幻之事物。

【26】贍部洲—梵音譯作閻浮提。佛學家宇宙學所說環繞須彌山外的四大洲中的

南方洲名,全名南贍部洲。

【27】極光淨天母子相會聚—這是密宗修證中一種境界,本體的極光淨稱為母光,

證得兩種光相契合則稱為母子會聚。

【28】四無量—慈、悲、喜和捨四種。

【29】三身—法身、受用身、變化身。

【30】六莊嚴—佩戴的六種裝飾品。

【31】甘露丸—經佛教徒唸咒加持過的藥丸。

【32】赫嚕迦—梵文音譯,勝樂金剛之意。

【33】有漏—一經作為所緣即能增長煩惱的事物。

【34】三昧—於所觀察事或所緣,一心安住穩定不移的心所有法。

【35】明妃—活佛之妻。

【36】訣竅續—《醫學四續》之第三部。全書從實用解析,論斷全身上下一切病

症,共九十二章。

【37】四大—地、水、火、風四種元素。人是四大的產物,人終結時,同四大一

齊壞敗歸空。

【38】脈、風、明點—壽未變異、命未止息時之識所依處。此三者互相依存,脈

如居宅,明點如財寶,風心如主人。

【39】光音—二禪天之上層。生於此中諸天,所發光明,照耀其他天處,故名光

音,亦稱光音天,極光淨。

TOP

回馬爾巴譯師傳